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维勇」胜生家的今清大叔





*设定含有非法侵犯个人隐私的成分,肾入

*原设定来自世界奇妙物语的今清大叔

*真利懂驱魔

*今清大叔超可爱!

*小松子也超可爱!!!







小区的供电系统又瘫痪了,胜生勇利喘着粗气爬上十二楼,打开门,客厅里穿着黑色斗篷的银发大叔正端坐在液晶屏前,专心致志地欣赏着贩卖廉价手机的垃圾广告。


听到日本青年回来的响动声后他快乐地飞奔过来抱住了对方,在他汗津津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


这谁啊。

还有哪来的电给他放的广告?



“你是谁?”

虽然很奇怪,不过似乎并没有恶意。他不由自主地揉了揉搁在肩膀上的脑袋,温和地朝对方问道,

“是不是走错门啦?”



英俊的银发男人浑身冒着粉红色的爱心泡泡似地摇着看不见的大型犬尾巴,蹭蹭他的颈窝,掰过勇利的头开始亲吻他。

勇利把头一缩,余光瞄到身旁玻璃柜子表面反光的倒影,在那里他正一个人徒劳地抵抗着空气,丝毫没有黑衣男人的影像。

“……不是人类吗?”


男人在嘴唇处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示意自己无法开口说话,然后从手心翻出一个纸球,皱巴巴地展开,攥着纸条的两端拉直了给他看。

「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好的,尼基福罗夫先生。”勇利把对方的衣襟整理好,捋顺了维克托被蹭得飞起的刘海,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那么您为什么会在我家呢……”



维克托手一抖,斗篷袖子里滚落出更多的纸球,勇利一张一张捡起来摊开,各式各样的句子在白色的纸面上浮现了出来。


「是勇利的守护人呀」「为了勇利的幸福而降临的天使」「带来好运的小仙女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温柔对待的话会有惊喜发生」「用常规方法投喂就可以了」……




……

太可疑了。

询问无果后勇利警觉地推开了他,退到阳台上拨通了专业驱魔的姐姐的电话。








“那是今清大叔啦……黑色斗篷之类的,最近在都市传说里还蛮火的。”

真利在手机的另一端长长地吐了口气,勇利想象着她肺里的焦油和尼古丁顺着烟雾从各级支气管弥漫到口腔、再发散到空气里的样子,安静地听着。

“类似于座敷童子吧,相处得好的话,的确可以给像你这样的男青年带来幸福——别违反那四条就行。”






……

“一、强制赶走今清大叔的话他会变成两个。”




勇利同维克托正僵持在浴室里,胶着许久后,他还是咬咬牙把对方拽了出去。

倒不是害羞,他的身体也不具有可观赏性,但是身边一直有人陪着的感觉实在是太诡异了。

他锁好门,如释重负般地脱掉了衣服,启动制暖器,撩开淋浴间的门帘打算进去,然后被里面的场景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刚才还被关在门外的维克托变成了两个,对称地蹲在浴缸两头,一个捧着沐浴露,一个捧着洗发水,正可怜巴巴地盯着他看。

“二、不能伤害他,否则数目也会加倍。”



幸好分裂的时间持续的不长。勇利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回到了卧室。


……不能伤害今清大叔啊……

同时包括生理和心理方面吗。


看着那位正在单人床上乖巧地等着他的,已经换上黑色斗篷款式睡衣和睡帽的银发男人,他觉得自己的拳头有点痒。




“三、不能在他面前提搬家的事,否则就算出门,他也会一直跟着你。”



其实他们最近相处得还挺好的。勇利托着下巴琢磨着。

维克托搭配服装和操持家务的能力是出乎意料的厉害,不论是烘焙还是清扫都足够擅长,日常作为摆件也很养眼了。

“……三层一百三十抽和两层二百抽哪个好?”

窝在懒人沙发里的他朝客厅那头穿着围裙正在做饭的对方问道。

维克托洗了把手,走过来接过鼠标啪啪点几下,选择了比较合适的抽纸规格和未来一个月要用的数目,再往购物车加了一堆厕所清洁剂和驱蚊片,最后亲一口他的脸,回去接着煲汤了。

能过日子。勇利摸摸微红的脸颊,得出结论。





新的变故是来串门的小优引发的。

青梅竹马的女孩子拎着蜜月旅行归来的伴手礼大大咧咧地进了门,开口就夸他公寓干净。

勇利腼腆地挠挠头,说哪有哪有。

一起长大的发小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没有影子的今清大叔靠在阴影里表情暗沉。

勇利跟她拌着嘴,脑子里思索着待会怎么安抚角落里被冷落的那只,毕竟小优也看不见他。

然后话题就走偏了。

“……我们家在那边还有一套闲置的房子,勇利你要不把这里租的退了搬那里去,省点花销,离单位也比较近。”

“……不用了,现在就挺好的。”


角落里的人影嗖地一下子消失了。

胜生勇利心里哎呀了一声。



把小优送下楼后,他回头看了眼阳台,以往定点守着的人不在那里,恍惚间竟然觉得有点孤单。

好在那个人并没有让他寂寞很久,转身胜生勇利就被大型犬亲亲热热地抱住了。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换下了黑色斗篷,一身清清爽爽的黑色休闲装,带着温柔的笑意挽着他的手,搭配的香水气息和雨后绿化带青草的味道混在一起好闻极了。


“在外面你也要跟着我了?”

勇利竭力控制自己不要去回抱他,毕竟这样的表现在路人眼中实在是非常奇怪。

维克托的表情看起来像是某个正在和初恋约会的少年,笑成了心形嘴,无声地点了点头。



“好吧好吧……”

他只好用尽量低调的动作牵住对方的手,走向最近的菜市场,“我们先去买晚饭的食材吧。”



“四、不能和他道歉,因为……”

(同真利的通话当时在这里不知什么原因给掐断了,所以勇利并没有听到后果是会什么。)




当天晚餐后他们在客厅的沙发上用语言和纸条进行了一次心与心的沟通。


维克托郑重地坐在他对面,胸前还围着洗碗时的兔子围裙,有点紧张地摊开掌心皱巴巴的纸条,

「她曾经是你女朋友吗?」


不是啦。勇利干脆地朝他摇了摇头。

对方的表情却并没有因此温和些许,


「勇利喜欢过她吗?」


……的确喜欢过啊……


勇利实诚地向他点点头。


这个动作的杀伤力很强,当下维克托就哭了出来。泪水飞快地在他的眼眶里汇集成流,像珍珠似地亮晶晶地掉落下来,每一颗上面都写着「委屈」两个字。


“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她都结婚了,我除了维克托也没有别的喜欢的人了……”

日本青年手忙脚乱地安慰着他,“对不起啊……你别哭……”


等等我刚才是不是道歉了。他一边拼命抽纸巾给对方擦眼泪一边后知后觉地回忆道。

实际上银发男人在听到前面的表白时就已经阴转晴了,收到道歉之后的脸上还再接再厉地出现了那种通常在电视剧里拥有happy ending的男主人公才有资格露出的现充笑容。


灯光一下子熄灭,环境变得漆黑,直到被对方按倒在沙发上时勇利的内心也还是迷惘的。


发生了什么???

FIN



#写虎头蛇尾没头没脑的小甜饼最舒爽了♡

评论(42)

热度(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