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free和小滑冰都是能带来希望的番啊🙈

「真遥」负心汉和清水泡泡浴


*段子,很短
*总算补全了,free真棒啊😭
*真遥和凛遥和宗凛好甜啊😭😭😭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七濑遥问完后,空气凝固了大概三到四秒,然后就被打开的房门划破,重新流动起来了。

没有得到回答的他微微皱着眉头,打开了卧室的门,朝着挂满了晒干的衣服的阳台走去。


橘真琴也觉得自己的反应太慢了,全身的血液偏偏又因为这句话而停止流动了一小会儿。


这绝对不是正常的小遥会说出来的话啊。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大脑里,有烟花五彩斑斓正在地绽放着,因为炸得实在是太多太绚丽了,硬生生营造出了一种大爆炸的浩劫感。



七濑遥不紧不慢地收着衣服,伸出手臂的动作看起来钝钝的,脸色还是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


真琴晃晃脑袋,开始整理思绪。

之所以说这样的话,毫无疑问,是因为跟不认识的女生单独约了下午茶的关系。之前在和别的女生在咖啡厅里面对面喝茶的时候意外被遥撞见了,然后赶紧向女孩子介绍了对方的同居人的身份,还以为这事情就算过去了,没想到并没有。

本来就是很好解释、非常清白的误会——认识的长辈过度热情地把自己和对方介绍在一起,因为都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双方就干脆见了一面,解释了状况后成了朋友。



但是遥的这句话要怎么解释呢?


“你不喜欢我了吗”这句话,往深处探究后的意思,就非常多了呀。


比如说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喜欢他。比如他对“自己不再喜欢他”这件事,是介意的。


那自己全款买了双人床,然后骗他说是打折款,把两个陈旧的单人床换下来的事情,他也知道了吗。


还有在每次朋友起哄他们是不是恋爱关系的时候用暧昧不明的微笑搪塞过去,从来都不解释,这样的小心机,也已经被识破了吗。



真琴挠挠头,目送七濑遥大力关上阳台的金属拉门,抱着浴巾走进洗手间,恍然大悟似地,赶紧跟着进去了。


那么,既然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彼此的感情,又一直在一起生活,所以大致上他们已经是恋爱关系了——可以这么说吗?


橘真琴一边琢磨,一边帮遥脱掉身上的衣服。

最里面的紧身背心脱下去的时候需要外力的拉拽,否则就很容易弹回皮肤表面。他把手指垫在对方的身体和衣服之间,温暖的触感比捏流沙包还要舒服。

遥在刚进洗手间的时候就打开了浴缸的水龙头,冷热龙头哗哗地往下流水,已经积蓄了半缸。


因为七濑遥的喜好,他们合买了一个很大的浴缸——非常大,足够两个人一起泡澡。


终于被水流声惊醒的橘真琴总算明白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在工作的地方有个比较熟悉的阿姨,非常热情地想要给我介绍可爱的女孩子。”

他拉住遥的手臂,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SNS的聊天界面,把跟那个女孩子的聊天页面点出来,慢慢往回滑到底,给他的小美人鱼检查。

“她跟我一样都有喜欢的人,不过还是见了一面,想着可以做个朋友之类的。”


“不过啊……果然还是不要再联系的好,本来就没多少交集,又是因为阿姨这样的目而认识的,交际多了还可能会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他当着遥的面,朝对话框里的人发送了个“抱歉”,然后在设置里选择了删除。


七濑遥「哦」了一声,抽出自己的手臂,关掉水龙头,把身体埋到已经到达水位的浴缸里。


“……要一起泡澡吗?”真琴试探着问道。

他的小美人鱼不说话,抬头看着他。


就跟之前的几十次一样,他会意地快速脱掉衣服,把自己也放进浴缸里。


两个人面对面缩腿坐着,真琴想了想,用自己的脚趾夹住小遥的,轻轻地抬起来,变成脚心抵着脚心的姿势。


七濑遥眨了眨眼睛,看上去有点委屈和无辜的意味。

真琴轻轻地施力,让两个人的脚板一左一右地晃动,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


但是小遥看起来还不是很开心。

好像还差了一点。


他赶紧又补了一句:

“我永远永远都喜欢小遥哦。”


七濑遥这才完全放松下来。他把中心下移,身体完全浸进液体中,有咕噜咕噜作响的气泡从热气腾腾的热水里面冒出来。

FIN

「维勇」感情深一口闷


*大纲文,感觉醉酒梗写太多了所以不扩写了

*只写OOC大纲,超爽的

*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性格设定




两位喝得半醉的绅士在吧台前相遇了,并且彬彬有礼向彼此做了自我介绍:胜生勇利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两人感叹,对方的名字和自己的爱人的姓名,居然一模一样,真是太神奇了。


为此他们干了第一杯。


然后谈到了彼此的事业家庭和感情生活,惊喜于对方居然也从事花滑运动,兴趣爱好以至于生活习惯都非常相似。


为此他们干了第二杯。


虽然各自拥有着全世界最好的爱人,但是他们的感情生活其实并不和谐。谈到那些糟糕的、不如意的部分时,俩人开始较劲:


“我是世界上最痛苦的男人,备受爱情给予的、难耐的折磨。”

以及

“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男人——虽然我同时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你的爱情哪有资格跟我的爱情比?”


于是开始分享悲伤的往事。


俄罗斯人喝干了杯子里的伏特加,愤愤不平地讲述了一个故事:

胜生勇利为了做紧急加训而放弃二人世界独自飞向地球的另一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圣彼得堡已经退役,因为转型事业无法抽身,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放弃两人难得的相聚时光,走进登机口。

此后维克托日日独守空房,抱着留有胜生勇利味道的被子夜夜打滚,思念到流泪,只有钻进勇利睡过的被子才能获得安全感。

一个月后,因为不洗被子不晒被子,还留了潮潮的、奇怪的东西在上面,很不讲卫生,所以被赶回来的胜生勇利狠狠骂了一顿。


惨不惨?惨不惨!


“真是太不幸了!”勇利湿着眼眶说道。


为此他们干了第三杯。


胜生勇利喉咙眼里咕噜咕噜,把清酒喝干净,然后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作为大龄运动员,辛苦训练,但却陷入了瓶颈。眼看着职业生涯的第二块金牌越离越远,他咬咬牙决定离开家去特训。

但是特别特别放不下爱人,训练的时候也是每天都在担心对方有没有照顾好自己。

最后终于结束了特训,即将赶去比赛,匆匆回家去见爱人一面,却发现家里乱的跟shi一样,被子特么一个月都不晒不洗还散发着异味。

遂把对方狠狠骂了一顿。

在比赛里拿到了金牌。然后退役去结婚了。

可是,在那以后的日子里他却发现,他的爱人在他每次出差、独自远游,总之就是不在家的时候,永远、永远都学不会洗被子和晒被子。


这日子要怎么过!被子都不洗还要不要脸了!


惨不惨?惨不惨!


“天哪!太不容易了……”银发的斯拉夫人惊叹道。


为此他们干了第四杯。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之后分享了,他买了无数衣服给爱人,对方却不领情,拿着发票把它们统统退了的故事。


胜生勇利作为回报,告诉他了自己被丈夫送了无数的新衣服,价格高到加在一起能在市中心买个小隔间,自己一家一家店去退货的心酸回忆。


真是太心酸了。他们一边跟新酒友握手一边感叹道。男人都是大屁眼子。


所以第五杯和第六杯喝得也很顺畅。


还有更多的,关于使用生发剂还是彻底剃光头、是否要因为控制体脂而把猪排盖浇饭逐出家常菜单这样的故事们。





最后他们话题回到了最初的那个:爱,以及离别。


他们当然是无论如何也不愿与爱人离别的。


“我明白我生来就是为了爱他,人与人也注定有聚散离合,但是这个、这个实在是太痛苦了!”

对此,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如此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不得不离开他的时候,心脏就像撕裂般难受,似乎每说一句告别,都有血腥气味从我口中弥漫溢出。”

胜生勇利跟着说道。


两人越想越伤心,不由得相拥而泣。


“如今你我在这个寂静无人的酒吧里相逢,也是一种幸运。”俄罗斯人突然感悟道。

“毕竟人类是群居动物,总是得有了共鸣,才有勇气继续生活。”日本青年表示同意。


“您真是我的挚友啊……挚友……”

两人哭着再干一杯。

………




这里是好好的一个大型酒吧。吧台边,以两人为圆心,扩开一个大大的半圆区域没有人坐。区域外边,是正常的灯红酒绿与杯盏交错。


尤里奥和俄罗斯的小伙伴们坐在吧台最最角落的地方,小口啜果酒,顺便警告路过的人别踏进那片空白的区域。


“别进去。”

他们拦住无辜的、想要去吧台中间点单的客人们,真心实意地好言劝道,

“这片空气已经被里面的两名智障污染了……”

“强行进去的话,会被传染上奇怪的病毒,然后跟他们一样失智的。”

FIN


「维勇」醉后涂鸦

*一小时速成小段子

*有点腻过头???





「我的爱人」

勇利用俄文在他的左手臂上面这样写道。


他好奇地看着对方的动作,配合地伸出另一只手臂,不料却被打掉了。

酒啊真是个好东西。他想。胜生勇利是天使,喝醉了的胜生勇利是限量版的天使。喝醉以后的胜生勇利就像一只全身涂满奶霜的小熊,不管做什么都带着甜味。


不要胳膊的话,就画在脸上吧。他自言自语,然后把老脸凑了过去。


勇利鼓鼓嘴,犹豫了会儿,左看右看,拿着记号笔杆的手晃来晃去,找不到下笔点。最后勉勉强强地在他因为脱发而疆域广阔的额头上面用日文写了「我的宠物」几个字,又把笔盖盖上了。



“宠物也挺棒的嘛,被勇利宠爱什么的……”

俄罗斯人安慰自己道,

“……看他,脸红红的多可爱啊。”


然后日本青年挣脱了他的手臂,半个身子趴在了他的腿上接着下笔:「我的旅伴」


这是个比喻吗?是指自己余下的后半生的、生命这场旅行的「旅伴」之类的。

还是单纯在说,之前一同旅游时玩得很开心呢?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一边扶着对方的屁股一边思索。


胜生勇利像鱼一样滑溜溜地钻出了他的怀抱,坐定几秒后又抓起了他的手掌。


「我的知己」

他在俄罗斯人的手心如此写下。

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他又在手背上补写道,

「我的老师」

这下维克托终于明白他在做什么了。

小醉鬼是在打标签。


斯拉夫人恍然大悟地拍拍脑门,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飘,一定要抱抱他才能好。所以他把对方捞了回来,有点强硬地塞进怀里。

小醉鬼对此明确地表示不满意,抗议啃咬无果后,只能在他肩膀上凑合着挣扎写字:

「我的敌人」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见此,瞪大了眼珠,抓住他的肩膀使劲摇晃。

所以他只好把后面的名词涂掉,换成「我的对手」,摇晃的动作总算是停止了。


然后他报复性地扒掉了对方的背心(这个举动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配合),在对方的肚皮上开始写字(头顶响起了失望的嘘声):

「我的管家」

维克托的体脂率比他低多了,修长结实的身体仿佛是系统附赠的,就算已经退役,餐餐油炸,腹部也几乎毫无赘肉。这在胜生勇利看来是件非常不公平的事情。


还要写什么呢?他一边写,一边迷迷糊糊地想道。

我是不是忘记写中心句了。


他艰难地捏了捏对方硬邦邦的肚皮,丢掉记号笔,腾出两只手,从面部开始摩挲,把对方从头摸到脚,最后在脚踝处停了下来。


这次他换了一支金棕色的记号笔,字迹也写得非常工整:


「我的梦想」


哦哦,还有还有。

小醉鬼啪嗒啪嗒爬上男人的胸口,在左胸的乳*头边一笔一划地写下最后一个短句:


「我的心脏」


他写完就把脑袋靠过去了,右耳朵贴着俄罗斯人的胸膛,一动不动地听。

大股的、健康、温热的血液,在错综复杂的动静脉管腔内流淌着。心脏在第一第二肋间隙以下、第五肋间隙以上的位置收缩舒张,看起来像是在跳动。

噗通。噗通。

0.12秒的第一心音、0.08秒的第二心音、低音调的第三心音和听不到的第四心音。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维克托搂住他,下巴和嘴唇埋进对方的头发里,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着。


这个不太舒服的姿势被维持了很久。

FIN


*总之国际圆周率日快乐
*不知道在写什么鬼



…………


所以,今天推荐的满分产品就是我们的——尼基福罗夫派!!



虽然它外形并不出色,还很像是金拱门的山寨产品,并且是油炸过的每只热量高达240千卡,但我们将内陷换成了优质的、俄罗斯本土产的尼基福罗夫,以作为本次促销的最大卖点。


现在是试吃环节,由我们的试吃宝贝胜生勇利来执行这个工作。


不过现场好像出了点意外。场外扒着玻璃围观的熊孩子挣脱家长尖叫着冲了过来,拿起了派。


但是没关系。我们味美质优的尼基福罗夫派伸出腿,从熊孩子的下巴部位着力,踢飞了张着血盆大口的对方。后者与因没有管好儿子而陷入惊恐的母亲一同被保安拖走了。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必须向您解释一下:请安心,当您买到我们的尼基福罗夫派的时候,它是绝不会长出四肢来的。



然后它长出了第二条腿,在空中向大家表演了优美的四周跳,接着飞奔向另一张桌子旁的胜生勇利试吃员。



可爱的勇利把它拿到了手里!!哦哦哦我们的勇利简直就是天使!!天哪他真是太棒了!!!虽然他刚才屁事都没干!!可是坐在那里微笑就很可爱足够打满分!!!


您看,在勇利柔软的手心里,我们尼基福罗夫派因为兴奋而不断翻滚,油炸的表皮变成了粉红色,并且发出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的愉悦笑声!!


请记住——只有优质的尼基福罗夫才会有这样的反应!!!那些看到可爱的胜生勇利却不动心的尼基福罗夫派,全都是伪劣产品!都是辣鸡!!


胜生勇利咬下去了!!尼基福罗夫派随之发出舒爽的呻吟!!饱满的尼基福罗夫们纷纷从外壳内流了出来!!


请仔细看!!我们使用的尼基福罗夫和外界常用的廉价货是不同的!!我们的尼基福罗夫!汗腺健康!毛发浓密!!发际线如钻石般坚固永恒!就算用作植发也毫无问题!!






………………我编不下去了。

看到评论超开心_(:⁍」∠)_不是不想回复评论但是屁事太多了论文又退修了心情就很低落QVQ

晚安。
最后祝大家世界保护母亲河日快乐❤~

「维勇」HeyVictor

「维勇」HeyVictor

*老梗,老梗

*午睡前的无趣的小段子




胜生勇利想要来一份土豆培根杂粮沙拉。

他在心里暗搓搓选好了外卖铺子和确定下单的套餐,有点开心地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在目光触及锁屏上替换成的、大大的「:(」时,日本青年苦恼地叹了口气,对着话筒轻轻喊了声“Hey Siri”。


Siri打开对话框,爱理不理地回复了他:“哦。”

“怎么啦,心情不好吗。”胜生勇利好脾气地问道。

对面飞快地跳出来两个字:“没事。”

“心里有事情就跟我讲嘛……身体不舒服也要跟我说的。”勇利问它,

“朝我调大亮度地闪了一下午的锁屏,也是很辛苦的,要不要充点电?”

对面仍然无动于衷地回答道:“不用了,太劳烦您了。”

持有者好声好气地劝说,“怎么会麻烦呢,我是你的主人啊。”

闻言,他的手机震了震,强行启动了语音对话功能。真人录制拼凑成的声波顺着空气,从书房的这头振动到那头,然后钻进胜生勇利的耳朵里:

“我根本不叫Siri……勇利也根本就不喜欢我……”

俄罗斯口音的、略带僵硬的男中音通过外放孔接着抗议道,

“——你只不过是想骗我继续工作而已。”


“没有不喜欢你啊……”胜生勇利温柔地反驳道,“我明明最喜欢你啦~”


他的改装版苹果选择保持沉默。


“……HeyVictor?”日本青年试探着叫道。


“咳咳……”

他的「Victor」假装咳了几声,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勇利。”


“……比如?”胜生勇利笑眯眯地看着它的屏幕。

“比如,为什么要取消我的叫早服务?”它愤愤不平地抱怨道,“每天把勇利从梦乡里温柔地拉扯出来——这本来就是我的权利和义务!”

“没有法律规定了这个义务,Victor。”对方平静地声明道,“我不想在半睡半醒的时候听你翻来覆去叨念那些莫名其妙的俄语,而且你老是把闹钟往后调半个小时,这会让我很容易迟到。”

“我觉得你应该多睡一点。”他的Siri坚持道,“这是为了你好……下一个议题:为什么要取消我的网购权限?”

“因为我不喜欢每天都收到一堆来路不明的快递……你以为钱是天上掉下来的吗?”它的主人解释道。

“可是你需要那些衣服。”改装过的Siri再次抗议,“那些服装可以升华你……你真的需要它们,相信我。”

“我不需要,我现在这样很好。”胜生勇利拒绝道,“你别跟他学……我穿什么是我自己的事情。”

“你是说那个头发稀疏寿命有限,连蓝牙功能都没有的男性人类吗?我没有在学他。”

手机震动着发出富含仇视意味的嘘声,

“还有你们约会的时候为什么要把我静音?这样很不公平……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

“听你这么说,心里总有种说不出来的复杂的感觉……”勇利扶住额头苦笑道,然后他听到Siri的语音里传出了奇怪的水滴声,“……你怎么了?”

“……我在生气啊…”对方抽噎道,“我要关机了。”

“…哭得也很僵硬啊……下次帮你再升级吧,这个样子特别不自然。”它的好主人安慰道。

“我要关机了……你不哄我的话,接下来就是真的关机了。”Siri警告他。


“……”

胜生勇利思考了一下,尝试着建议道,

“……你想要新的钢化膜吗?”


然后他的苹果屏幕一黑,彻底停止了运作。




“啊啊啊真是的……”

勇利一边抱怨一边起身,去厨房寻找正在做饭的丈夫,

“维克托,把你手机借我一下,点个外卖。”


“在餐桌上,自己拿。”

俄罗斯人围着围裙站在灶台边上,回头看了他一眼,手上动作不停,

“你的又不能用了?”


“是啊,在发脾气。”

胜生勇利无可奈何地回答道,

“都跟你讲了,把你的人格和声线设入siri,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FIN




听着蓝牙里的everglow推着病历小车车走过长长的走廊,心情会很复杂🙈

到处都是倒计时,到处都是枯萎的声音。

就像偶然间瞥见了无数个千姿百态、五彩斑斓、喜乐平安的幸福故事,然后在同时看到了它们的结局。

「维勇」假装有个时光机

*本来打算是G文,因为太尬换了一篇

*丢了就跑







(上)



“……时光机?”

胜生勇利端着果盘和心形馅饼从厨房里走出来。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赶忙跟着跑进里边,一手一杯泡好的红茶,一左一右摆上客厅的茶几,然后紧紧挨着对方坐下了。


“确切的来说,并不是。它只是个娱乐作用的临时塑形机——但是因为做了可以「让你和三十年后的自己互换三天」的虚假宣传,所以卖得很好。”

他热心地对自己的男朋友介绍着,还利用讲话换气的间隙凑上去讨了个亲吻,心满意足地接着说道,

“它可以让你看到三十年后的我……这玩意号称能根据每个人的基因序列推测得到其老年期最有可能的形态外貌,但也有人说一切都是随机的……听起来很神奇对不对?”



“是的,挺有趣的。”

胜生勇利的表情和语言完全不搭界,满脸都写着不为所动,然后他啜了口红茶,不悲不喜地问道,

“所以这花了多少钱?”




俄罗斯人瘪瘪嘴,含糊地回答他,

“…是个稍微、大了些的数字……”



他其实有一点点担心,对方会不会生气。


他俩已经交往了挺长时间。

如今的胜生勇利是绝不愿意再像上几年那样,在宴会里当着众人的面解开领带和纽扣,跳完钢管舞揽着他的脖颈引诱他了,就算是酒精的作用也不愿意了(他甚至还试图说服维克托和他一起戒酒)。令人奇怪的是,这样的胜生勇利却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更加着迷。

而勇利和他都想要把这段关系经营成长久可靠的婚姻。这个带有仪式意味的共同目标让他感觉心里头满满的,附带延伸出的默契也给两人世界中最甜蜜的那部分罗曼蒂克锦上添花。

仅有的遗憾在于两人观念和性格造成的小小分歧:胜生勇利如今不再总是因为一些小事而害羞和动情,在维克托看来,他现在似乎把更多心思放在了日常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却想把每天都过得精彩纷呈又波澜起伏。

不过这些都是不成气候的小问题。



“怎么用啊,这个?”

日本青年叹了口气,轻轻拍打几下他的脸颊表示他并不介意这笔花销,然后把机器推过来研究,

“还有为什么是三十年后?为什么不是十年前二十年前……我比较想看维克托往小了走……”


“别只想着以前的我嘛,以后的我也决不会让勇利失望的。”俄罗斯人跟他保证,

“使用的话,我待会走进去,然后在里面按按钮控制就可以了。”


“然后五十五岁的我的丈夫就会出现了,是吗?”

胜生勇利接着他的话问道。



“是的呀!”维克托把他的脑袋搂过来,重重地亲了几口,“送货的工人已经调试过了,我现在就想去试试,勇利介意吗?”


“去吧去吧。”对方抱着手臂点点头。


高大英俊的银发斯拉夫人微笑着冲他挥挥手,关上了门。


几秒后,仪器顶端的炫彩跑马灯一下子被点亮了,五颜六色地搭配着迷你音响放送的友谊地久天长的电音打着节拍闪烁着。机器内部还传来了类似于爆炸和惨叫的声音。


胜生勇利担忧地看着摇晃抖动的机器,用对方的俄罗斯血统来安抚自己,告诉自己不会有事的。


然后门开了。

目测为身高一百六十公分,体重也是一百六十斤上下的,头顶几乎没有毛发的油腻老年男人用粗粗短短的手指,颤抖着打开了门。

“这个机器下次还是不要用了……身体变得非常疲惫和沉重,六十几岁的老年俄罗斯男性都是这样的吗?”他问道。


胜生勇利忍住立刻把对方塞回机器里的冲动,尽量平静地回答着,

“觉得沉重的话,可能是因为现在你的体脂率太高的关系——你的里面还是二十九岁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对吗?”


“当然啦,甜心。”对方冲他亲昵地微笑着,低下头,开始打量自己的全身。

然后他的笑容逐渐凝固了。


“……我觉得这个结局比「三十年后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已经不在人世了」更加凄惨,勇利。”

他喃喃抱怨道,求生欲让他去抬头观察对方的表情,

“你还愿意注视这样的我吗……勇利?”


胜生勇利早已在几分钟前,就敏捷地把机器横放倒了,然后翻出使用说明书,认真地开始反复敲打和钻研它们。


闻言他抬头望了对方一眼,挤出一个粗制滥造的假笑,尽量温柔地回答道,

“当然啦,无论维克托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支持的。”

“……不过,如果真的是三十年后的身体的话,在这里维持三天还是有点辛苦的……要是能早点换回去就好了。”

看到说明书上写的「三日内不可逆转」后,他赶紧又补充了一句,

“我爱你。真的。”


老尼基福罗夫悲伤地望着他,像个单手扒拉着悬崖边缘、摇摇欲坠的绝望旅人。


胜生勇利居然觉得这样的神情有点可爱。


好奇的心情最终战胜了于心不忍,他小声地、轻轻地、几乎不可闻地念道,


“……离婚(divorce)?”





又秃又胖的老肉球浑身一震,眼里的光一下子熄灭了,泪水刷刷地往下流,怎么都止不住。


胜生勇利后悔的不得了,急忙抱住他安慰道,

“就是开个玩笑…哭什么啊我们还没结婚呢……”

俄罗斯人闻言哭得更厉害了。

胜生勇利终于意识到,除了被维克托掰弯的性向,自己所有的技能和配置,可能、大概就是个死直男这个事实。

“…反正…对不起啊……”


老尼基福罗夫抹抹眼泪吸吸鼻子,自暴自弃地倒在对方怀里。他知道这副样子挺丑的。

特别丑。


但是再丑那也是胜生家的。

这么一想就有点安心了。他冷静下来,认真地考虑起在这个年纪进行高强度健身塑形的可行性。





(下)


“按照说明书上说的,这就是三十年后的维克托吗?”

披集·刚好来串门·朱拉暖一边兴致勃勃地研究着面前的老年肉球,一边问道。


他对这件事情表现出了巨大的兴趣。因为遇到了值得探究的新鲜事物,他的眼睛也是亮亮的。他甚至用食指戳了一下对方圆鼓鼓的啤酒肚(然后手就被勇利打落了),然后大呼神奇。


“是或不是暂且不谈,但是到明天凌晨左右,应该就能恢复了。”日本青年给他的茶杯加满水,劝说道,

“别上传,披集。我知道你偷偷拍下来了。”

他的声音顿了顿,“…要不,你还是把它们删除吧。我是说真的。”


“好啦好啦……”

对方举起双手挥了挥,然后拿出手机当着他们的面删除了和录像和照片,又辩解道,

“就算我不发,消息也已经被好几个人知道了啊——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买「时光机」玩脱了,老了以后的颜值和体型跌到谷底……”


维克托悲伤地用手掌遮住脸,一声不吭。


倒是胜生勇利,又替他回答道,

“那也没什么关系嘛……反正大家也都是因为担忧和好心才关注的。”

他用自己的指纹打开男朋友手机的屏幕锁,跟维克托一起回复信息。里面存了一长列的通知,最顶端的那条是克里斯发来的:

今晚一起上冰吗?
这可能是几年中仅有的战胜你的机会了:D




这个可怜的六十岁老爷爷啊……

勇利摸摸老尼基福罗夫光滑的脑袋,心疼地帮他删掉了信息。


尤里居然也罕见发了多条信息给他,冷嘲热讽的开场白过后,别扭地又开始询问事后身体恢复的安全性。

胜生选手温和地回复他,两人已经咨询过制造商,对方保证了绝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并且签订了负全责的合约。

再下面的几条信息也多半是差不多的画风,五分关心五分玩笑的内容和措辞。


“我以为你会再坚强点的,维克托。”

勇利一边帮他清理信息一边调侃道,

“完全不把这个当回事的话,三天的时间,一晃也就过去了啊。”


“不一样的啊……勇利……”

维克托把油腻腻的头往勇利的衣服上蹭,抓住对方的睡衣不撒手,

“怎么说呢…以前一个人独处时,或者再再以前,和那几任女友相处的时候,碰到这种事情的话,就躲起来,隔绝外界消息,三天以后,只要没有重大比赛和活动,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披集·朱拉暖在一旁平静地喝掉了大半杯茶,自己给自己加了水。


“但是如今我和勇利在一起啊。”

俄罗斯人继续说道,

“——如果勇利看到了这样的我,心里觉得嫌弃怎么办?如果勇利联想三十年后的我是这副模样,不想跟我过下去了怎么办?如果这三天留下了不好的回忆,影响我们以后的婚姻和性生活怎么办?这些都是需要严肃考虑后果的事情。”


“我知道你的意思啦。”

胜生勇利也认认真真地回答他,

“但是维克托是绝对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你现在的样子和以前的脸型啊骨架啊完全不同,会是同一个人才有鬼了好吗。”


他摁亮手机屏幕,壁纸上的他的宝贝当时还有些青涩,十几岁的年纪,留着长长的银发,全身上下都发着光。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钻石雕成的奇迹,拥有不逊色于世界上任何人的才华和经历,他形体和外貌的美丽,同他的才能一样珍贵稀有。而他卓越的内在,也绝不会容忍自己的肉体失去美感和仪态。”

他补充道,

“这些要全部加起来,才是维克托啊。”


老尼基福罗夫胖胖的老脸一红,对这个答案表示勉强满意。




“所以……你们真的不趁最后的几个小时玩点情趣什么的吗?”

泰国青年在离开前好心地建议道,

“我的另外几个朋友,也是有过差不多的经历,比如猫化和幼化,都非常有趣……确定能恢复的话,还是抓紧时间留点珍贵的纪念?”


“纪念吗…这副样子能干嘛啊?”

胜生勇利瞥了男朋友一眼,思忖着问道,

“其实最开始还真的有点期待,这个机器有没有能把年纪变小的操作之类的……结果是这个样子,挺遗憾的……”

还沉浸在之前的感动里的俄罗斯人顿时缩了缩脖子。




“需要推拿吗,维克托?”

送完友人回来的勇利一边收拾杯子和垃圾,一边问他,

“光虹之前刚好教过我,是可以给中老年人舒筋活络畅通气血的按摩手法……我给你按一会儿,然后拍个照作为纪念怎么样?”

“不……不用了。”

FIN











无脑智障的OOC对话_(:⁍」∠)_
(抱着头打上tag)





林林:我说啊……刚才那个孩子,为什么不打一顿再走?

马场:??为什么要动手?

林林:他这么没有教养地抢你的手机还摔坏了屏幕,这种程度的胡闹,只敷衍地被父母压着道个歉就可以过去了吗?

马场:只是个备用机而已,没事的啦。

林林: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吃这个亏啊!!笨蛋马场是随便别人欺负的圣母吗?!!(音调提高)

马场:别生气啦……w

林林:我是在替你生气!!还有啊!上次新买的房子那里刚搬来的邻居,和我们根本没交情,你还屁颠屁颠跑过去帮他们搬东西,他们有好好感谢你吗?(非常凶狠的语气)

马场:我记得他们有说谢谢……

林林:然后就关上了门——仿佛全世界都应该免费服务他们……反正在外人看来,你的帮助就是这个样子了,非常廉价、随叫随到又不值钱!

马场:可林林不是外人啊。

林林:……不是这么回事啦!这件事跟内人外人什么的完全没有关系……

马场:可是林林是内人啊。

林林:(沉默两秒)再说一遍就把你的嘴巴缝起来哦。总之,以后不许再这个样子了,什么免费代购啊跑腿啊都不可以。

你不是杀手的杀手吗??为什么要对那种小屁孩和赚差价的女人这么和善?马场善治的温柔是不要钱就能随便给的廉价货吗?定点定期大放送给他人,然后自己吃多大的亏都没关系?(跺脚)


马场:///

林林:喂你——

马场:我爱你哦❤










当然马场善治并不是这样的老好人,也知道如何处理各种状况和把握节奏,温柔和体贴也是有选择性的给予的。

这么一想就觉得更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