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维勇」这不是我的丈夫(下)


*最后还是听了喜欢的妹(xue)子(mei)的建议改了情节,黑子窝窝窝爱你(づ◡ど)
*设定是alpha和beta的性/qi大小差异非常明显,有伴侣的alpha易感期和伴侣完全同步(就是老毛子也在发情的意思)
*身心俱疲还要哭卿卿的老毛子真是百写不厌
*修改后没车(微笑(因为懒
*然后翻车了,重发(什么鬼





这家尼基福罗夫放出来的勇利真特么可怕。


维克托换着手擦鼻血,终于冷静下来要推开他的时候,对方嗤笑着从他身上站了起来。


“刚才开玩笑的。”


他用「就知道你们男人都这副德行」的蔑视表情扫了他一眼,

“这里搞不到抑制剂,也没信息素给我起安抚作用……你家有道具吧,an/ mo /bang之类的。”


大腿和腰上的重力彻底消失后维克托松了一口气,僵硬地嗯了一声,倒在床单上开始躺尸。


——好绝望啊,别人家的勇利超可爱啊……这只就超厉害这种高阶属性自己完全养不出来啊……


他目瞪口呆看着「勇利」在壁橱里精准地翻出了自己偷偷藏好的、用来储存情趣用品的小木箱。


——还一副及其解我的样子……


「勇利」抱起箱子放在地板上,抬头用眼神向他要求使用权。维克托下床帮他打开盖子,猛然想到之前还有个问题没回答,赶紧清清嗓子,

“ABO的世界观的话,米拉在以前训练的时候和我介绍过——鬼知道她平时都看些什么玩意儿。刚才我还以为你要……”


“要用你度过发情期?”勇利接过他的话茬,瞄了一眼他的下ti,轻轻地发出「嗤」的冷笑声,

“你那玩意儿也就比普通的beta大一点点。”


年迈的俄罗斯人觉得天好像突然就变黑了,“可是勇利明明……昨晚还在抽泣着说我的太大了……”


“那不是我。”对方翻出chi寸最大的橡胶道具平静地指出,

“我的发情期差不多快开始了,你要先出去吗”



维克托踌躇于自己是直接出去还是观察一会儿再出去——该死的下一次能看到勇利在他面前这样zi/慰的时候可能已经是下辈子了。


遗憾的是还没等他考虑好,懒得等待的「勇利」就失去了耐性,直接把他推出房间关上了门。


“对了,午餐要炸猪排盖饭。”里面传来含糊的指示,“你会做的吧。”



然后话语被黏腻的、压抑的闷哼和shen吟声取代了。



……

维克托觉得之后的三天过得无比漫长,他竭力控制身体不去接近有「勇利」的那间卧室,却无法抑制自己脑海内对爱人出格yin靡的幻想,每次送饭都成了诱人又痛苦的折磨,从里面传出的哪怕是最微小的轻哼都能够让他的yu望抬头。



这是勇利啊。

明明应该是禁欲的三日,他却像做贼一样每天蜷着腿靠在门后想象着爱人的模样zi/渎。




属于我的勇利现在在何处呢。

第四天早上室内变得异常安静,他以为是「勇利」还没醒,便把三明治、千层和橙汁先悄悄放在了房门口。


两个小时后里面还是无声,觉得不正常的维克托为对方加热了一遍早餐,犹豫要不要进去看一眼,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改蹲坐在门口等着。


又不知过了多久后,他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

同时他意识到,空气里甜甜的分泌物的味道消失了。

就好像是在夜晚等爱人回家,期盼了好久,突然听到锁孔被旋扭,弹簧被卡擦卡擦地顶开时的那种喜悦感让他不禁立刻站起扑向走出来的男人。



是勇利。
这次没有错。

蹲麻了脚的俄罗斯人快乐地两腿一软,倒在对方怀里。


勇利迷惘地扶住他,又检查了一下发际线,摸了摸他的脸,叹息似地问道,

“……你是不是瘦了?”


岂止是瘦啊,我现在全身乏力腰酸腿酸四肢发冷*1。


维克托委屈得眼泪在眶里打转,大型犬一样地凑上去讨吻,还要强撑着去问最重要的那个问题,

“另一个世界的维克托有欺负你吗!!”



“那边的维克托?他什么都没做啊。”

勇利被亲的没法子,只好由着他撒娇,一边讲一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在地上,以便更长久地拥抱他,

“我换过去时,他过很久才反应过来,接着检查了我的身体,发现不是原来那个以后,不知为什么就哭起来了,怎么都劝不住。”


“……然后他就把自己反锁在洗手间里,两三天都没出来过。”


“幸好有我按时给他做饭送到门口……诶你怎么也哭了?”

FIN

*1:肾虚lu多了的表现。

评论(45)

热度(514)

  1. cesia亚斯伯格症候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