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维勇」距离产生美



*这玩意儿是说好的百草的【心跳】HE版本翻写(基本看不出是这个梗)

*超虐

百草的原文



就以往经验来讲,负责每个周末蹲守在明星家门口定期跟踪还能持之以恒风雨无阻的,一般都是专职的记者狗仔和无业人士。

所以最初发现有这么一位干净腼腆的男孩子在蹲守自己的时候,富有经验和阅历的老牌实力派演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的好奇宝宝开关一下子被打开了。


其他粉丝虽说也会时不时通过各种方式来骚扰他,比如偷窥、跟踪还有寄奇怪的礼物到家里之类的。


可是这个日本小哥和别人不同——同样是跟踪,走在身后面无表情、镜片反光的平静的样子,还有迈步、偷拍的动作就比别人要好看不知多少倍;同样是跟着进餐厅吃饭,坐在隔壁桌点单的嗓音就比别桌的温柔和有礼貌得多,腮帮子鼓鼓地咀嚼的模样也可爱极了。


看着看着维克托突然觉得他面熟,翻了手机相册才想起来,这好像就是上次出个人传记签售时,抱着十本书来排队的那位。因为对其格外有好感,自己还主动提出过要合影。


当时拍照的情形还历历在目,维克托摸摸下巴,忧伤地摇了摇头,感叹时光易逝岁月逼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如此混账,居然忘记了这么美好的小天使,辜负人家对自己的一片深情。


然后他决定礼尚往来做出回报,既然他的小太阳为了靠近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心血,他也应当反过来多多了解对方才是。


尼基福罗夫当即发挥了他的计算机天赋,迅速查询到对方在论坛的IP,顺藤摸瓜地得到了「胜生勇利」的年龄、现实住址和当下就读的大学。



真可爱啊。他专注地看着资料,心脏激动得砰砰直跳。


他还顺手查到了日本青年的家庭背景、(空白的)感情史、平时穿衣服的风格和养过已经去世的贵宾犬的照片,还有做饭时喜好是偏咸还是偏甜。



俄罗斯人指尖灵巧地上下翻飞,把对方的档案归类整理成文件组拷进了手机里。



他还得到了勇利电脑里的偷偷浏览过的小黄片文件夹,通过远程控制笔记本摄像头拍到了房间里的铺天盖地的满墙海报和桌上的周边手办,以及在床单上与被子并排躺着、被洗得干干净净的等身抱枕。



作为周边主人公的维克托捂住脸,幸福地感到自己仿佛快要停止呼吸了。





这就是爱情啊。

他毫不犹豫地得出了结论。


然而他的朱丽叶只愿意在周末出现,这让他提前感受到了恋爱甜蜜中的酸楚难耐和欲罢不能——明明平时没课的时候也可以过来的嘛。



维克托只好耐心地等待着下个周末的到来,顺便用了一些手段劝退掉已知的那部分可能坏事的狗仔和迷妹们,同时在自己家门口安上了全方位的隐形摄像头。


勇利很快就会出现在镜头的画面里了。

再过几天,那个钟情于他的青年就会重新出现,穿着风格别致、干净朴素的美津浓的服装,带着迷人的性冷淡表情,回到他身边。



勇利真好看。他想了想,又把摄像头的像素从三十万提高到一百三十万。




毕竟,最心爱的粉丝正在沉迷于跟踪自己——难道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之后被跟踪的日子他选择顺着勇利的喜好出行,节假日原本就是用来放松的,临时的工作也可以推迟到以后,一切都比不上约会重要。


服装是最值得推敲的,关乎到对方对自己今后最直观的印象:勇利看到他穿哪条衣服笑得嘴角幅度大一点,他就多穿几次。

当然食物也不能够松懈:如果饭后对方盘子里菜剩得很多,就应当换一家别的再吃一顿。他在心里悄悄给手机APP搜索附近餐馆的功能打了无数个好评。



就是两个人的距离有些远。

这个他能理解,毕竟是在做跟踪,而且整个偷拍的场面和节奏被勇利把控得很好,不愧是他的心上人。


要是能再靠近一点就好啦。

干脆今天就把话说开,连带表白一气呵成达成happy ending多好。他想道。


维克托感到脸上的毛细血管由于血液充盈而鼓胀发热,他轻轻地咳了两声,清干净嗓子,往对方的位置走去,左手悄悄掐掉外套边缘冒出来的线头,指甲不自觉地反复刮擦着指节内侧的皮肤,

“…您好……”



越来越近的日本青年紧张地看着维克托,目光定格在他头顶上方,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迎上来。


在他们距离只剩下两米左右的时候,对方的神情猛然间变得张皇失措,几乎是立刻,开始向他的反方向极速倒退着,

“别,别过来!维克托!!!”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不能靠近你?”

阻止他的声音里带着似有似无的哭腔,成功地使俄罗斯人停住了脚步,放大嗓音朝远处的勇利问道,

“——能告诉我原因吗?”




“当你靠近我的时候,你头上的数字减少的速度就会加快。”勇利痛苦地回答道。



“……头顶的数字是?”维克托张开双手,作成喇叭状问他。


“就是倒计数,搜索引擎里可以查到。”他说。



俄罗斯人依言往手机浏览器的搜索栏输入「头顶的倒计数字」,刷新页面内的红蓝色标题在他的瞳孔内快速滚动着。

层出不穷的灵异事件正在世界各地发生,头顶倒计结束便意味着死亡的传言搞得不少民众人心惶惶。去年某个花滑届连冠的优秀运动员和他的徒弟兼恋人相拥去世的报道更是让能看到数字的人们的精神格外紧绷。



“勇利能看到我头上的数字?”维克托盯着屏幕呆了半响,抬头问他。



对方凝重地点了点头,“维克托的数字已经不多了。”


“你靠近的话,它会加快减少,是吗?”他皱眉问道。



回答他的是另一个肯定的点头动作。




维克托沉默地低下了头,翻看着自己的手掌,竭力接受即将离世这个现实。他不是未想过哪天或许就会突然死去的可能性,却没料到它来得这么快,就在他的事业巅峰的当下,他可能得到生命中的真爱的当下。





“那样也好。”他嘟囔着,“至少还有机会死在你怀里,不是吗?”



他开始重新向勇利那儿移动,这次用跑的。

也许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人生真的会因为这么操蛋可笑的理由而完蛋,也许不会,随便怎样都好——他和勇利认识的过程,难道就不乌龙可笑吗?

还有费劲心思去接近对方的细节和片段,都像晶亮斑驳的水纹似地在脑海浮现出来了,纵横交错排列成无数个像素点组成的巨大幕景,不断放映着其中的情节。

这个世界上未知的可疑的事情实在太多,人类自诩生物链霸主,身体却脆弱得如同蝼蚁。


虚长了二十七年的阅历被倒计的数字击溃,如今维克托心里唯一能确定的仅有「什么都无法阻止尼基福罗夫奔向爱人的步伐」这个现实。


不过他在跑向对方的时候稍稍琢磨了一下,又觉着这样已经足够了。





勇利还在逃避着他的靠近,一步步退到死弄堂的尽头,被飞奔而来的维克托强行拥在了怀里,

“如果注定要死去的话,勇利抱着我,送我离开这个世界不是更好吗?”



“……维克托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怀里的青年艰难地把他推开一些,呼吸了几次后开口了,

“什么死不死的,你……你把头动一下看看。”



维克托仍然不肯撒手,死死地抱着怀里的人,用持续抵着对方的鼻尖的姿势,意思意思地偏了偏脑袋。


不计其数的额前银色的头发簌簌地往下掉落着,落到鼻尖,柔软地在两人脸上突出的部分着陆铺开,剩余的发丝晃晃悠悠地漏到了地面上,嘲讽似地躺在水泥地上睥睨着他俩。


是头发。他突然明白过来。

减少的是头发。




勇利乘着他发愣的空档,眼疾手快地挣脱了维克托的禁锢,迅速翻过了围墙,隔着厚厚的砖块说道,

“能看到头上的数字,算是我的一项特异功能吧。”

“……我很喜欢维克托……从小就一直憧憬着你,看到维克托最近突然加快了脱发,心里比什么都急……所以想要赶在全秃前多看几眼……”

“至于靠近就会加快掉落速度的事情,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早知道的话我就不会来了。”



俄罗斯人完全可以隔着墙壁在在内心想象出对方一边鞠躬一边道歉的样子,

“无论如何,害维克托掉了更多的头发,我真的很抱歉!!”




维克托安静地听他说着,许久后才重新开口,带着踌躇的口吻问他,

“……勇利一直都是我的粉丝吗?”

“是的!”回答的人语气很坚定“喜欢维克托很多年了!”

“难道我没有头发以后,勇利就不再喜欢我了?”维克托接着问道。



不知怎地,空气好像稍微凝固了几秒。

“…不会的……吧。”


忽略男孩略带犹豫的拖延音,尼基福罗夫陡然提高了嗓音,情绪伴随着哭音激动了起来,像一个常见的俄罗斯人那样三下两头就翻过了围墙,扑向对方,


“那就抱紧我啊!!!”


男孩子承受着和他撞击时的力道,花了好几步才稳住身体,强忍着泪水,露出了生离死别一般的悲伤表情。


两人就着这个微妙的体位对峙僵持着,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


良久后,胜生勇利叹息着伸出手,轻轻地回抱住了对方。

十二月的冷风卷走了漫天落叶和死去的草灰,身侧尽是毫无生气的、悉索的声响,比一片死寂更让人绝望。

这是一段爱情的结束,也是一段感情的开始。

数字归零。

FIN

评论(62)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