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维勇」无照经营


*最近看到的事好多,赶快给自己喂颗糖
*卖碟梗来自不正♡。然而我怎么样都写不出维克托卖黄碟的样子……最后还是改成了健康的盗版光碟销售商(?),这个梗它好可爱啊⁄(⁄ ⁄•⁄ω⁄•⁄ ⁄)⁄

*【预警】真·粗制滥造



一、

城管大队长胜生勇利正在工作。

他感觉他们好像被奇怪的人盯上了——这天巡逻的路线明明绕开了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也没有和哪辆公交轨迹重合,一路看过来,后视镜里映出的那辆车却始终没变。

那辆深色的法拉利死皮赖脸咬着他的车屁股,巡逻的破四轮开到哪儿它跟到哪。


不要这样啊你身为豪车的尊严呢!!勇利一咬牙踩下油门,使出当年在大学飙车鬼混时练就的技能,嗖嗖嗖地开始超车,脑内过滤着执法大队最近惹出的幺蛾子,思索着到底是哪个仇家在作妖。

小破车被他硬生生开出了排量4.0的气魄,勇利大队长一边攥紧方向盘一边逼问着副驾驶位置上全程不在线的搭档披集,

“披集我们最近没惹什么特别大的事儿吧——能引人追杀的那种…”

“……作死啊仇家都追过来了你特么还在刷SNS!”



排量五点多的跑车屁颠屁颠地跟着巡逻车也超了一路,非但没被甩掉,戴着墨镜的银发司机好像还兴奋起来了。


披集把头埋在小平板前面,打字打得天昏地暗,迟早有一天要脊柱畸形,“随便啊我们大队的人哪个不是打架好手,上就上咯。”

勇利又瞄了眼跑车,上面只坐了一个人,一下子安心了不少,“那暂时先照常巡查。”

他把车往人流密布的小区交叉口的停车位一停,和队友们气宇轩昂地穿着制服列队朝摊贩最密集的地方走了过去。

这个工作还蛮招怨的:明明之前会打招呼,也给了人收拾东西跑路的时间,就是有智障不肯走死活要赚那几块钱,活该被他们收走煤气罐。


不过看到他们今次作鸟兽状散的反应,勇利站在岔路口中央,还是爽得长出了一口气。



——老子就是威风。

——看到没这就是司法的力量。


正愉悦着呢他就被副队长季光虹不轻地连戳了好几下,吉祥物小雀斑糯糯地说道队长有人在那边卖黄碟。

勇利转头看向光虹所指的方向,脑子嗡得一声响——那辆法拉利的车主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副架子安在了车壳子上,摆满了碟,正在卖。

他又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无照经营的摊位的商品,揉了揉小雀斑的头发,

“光虹啊不是每个摊卖的都是黄碟,他那明明是盗版碟,来我们去收了他。”


新晋的盗版商贩看上去是个俄罗斯人,靠在车上正在摆弄迷你音响。连了电后他把开关一摁,整个人随着DJ音乐的节奏动次打次晃了起来,脸上的墨镜无比眩目。


勇利竭力要做到礼貌执法文明执法,走到对方面前(他比勇利大概高七八厘米),推推眼镜,挤出一脸公事公的假笑,“您好先生,这里是不可以卖碟的。”

俄罗斯人一副听不懂加听不清的样子,讲话还带着口音,“啥?”

勇利只好靠近他又讲了一遍。

卖碟的还是说他听不清,也把头凑近,示意他再大声一点。

勇利拽住他的领子拉他俯身,凑到耳边道,“这儿不能卖碟!快收摊!!”

对方冷不丁把头一抬,让脸颊结结实实地蹭过了他的嘴唇,冲他一笑,“啊好的。”然后摆出了特配合的架势,“我有碟,你收么?”

勇利嫌弃地擦了擦嘴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收!”

说收就收!吉祥物和他的小伙伴雷奥上前,熟练地搬走了所有的光碟,好心地给他留下几根空荡荡的架子,然后跟着勇利进车,突突突地开走了。



那辆法拉利还跟在他们后面。



勇利一边开一边盯着后视镜,绝望地召唤还沉浸在社交网络中的泰国小伙伴,“披集你拍张照上网人肉他吧,这人烦死了。”

披集的右手还在打着字,他好像从上车起就没停过,“别这么干啊挚友,我们可是司法的化身啊——待会去收他的车吧!!”

收了还要还的好吗。勇利捂脸。走吧下一个点。


在下一个点,那个人照旧跟着巡逻车停了下来,不知从哪又搬出一堆盗版碟——开始卖。

然后勇利一走近他,俄罗斯人就开始冲他宠溺地微笑,“这儿还有碟,收吗?”


神经病。

这天他们跑了四五个点,勇利断断续续地收了一车的碟,强行认识了盗版商贩维坚卡(他是这么和日本青年自我介绍的),收获颇丰。


可是战利品和工资又不挂钩,有什么用。

烦。



维坚卡是一位很有耐心的绅士,在事后的第二天和第三天依然持之以恒地给勇利送了不计其数的盗版光碟,并且大有要一直送下去的架势。


第四天勇利决定放养他。

城管大队长绕过法拉利,转而去收凉面摊和鸡蛋灌饼的煤气罐。

维坚卡失落地扶着跑车,悲伤地加大了音响动次打次的音量。

他的皮相本来就特好看,加上配有装逼的风衣和墨镜,身旁的小姑娘早就蠢蠢欲动了,看到大队长还放养他,一股脑儿上去就把他围住了。


勇利拎着气压罐,看着法拉利边上黑压压的人群,心里不爽,冷哼了一声,不等跑车启动,自己就先走了。


老毛子隔着一层一层的顾客,全程都在偷看大队长,见人上车了,慌忙抱起一把碟子往她们怀里一塞,“不卖啦换地儿啦。”

他匆匆坐进车里,点着火就跟了上去。



在下一个巡逻点勇利就不肯收他的碟了。



“你别这样啊……”俄罗斯人哀嚎道,“我特意选的你喜欢看的碟呢。”

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那些姑娘,我没让她们碰到我,真的。”

“披集说你把碟送她们了。”勇利委屈地瞪着他,

“我还在执勤啊!你眼里还有没有司法了!”

“我的错我的错。”维坚卡赶紧道歉道,“以后我的碟只给你收,全给你收。”


大队长的脸色一下子缓和多了。

二、

之后几天的气氛明显变甜蜜了。

勇利仍然在孜孜不倦地收着盗版大佬维坚卡的碟,不过动作温柔了许多,有时还会收着收着抬头冲他笑一下。


把老毛子乐得晕乎乎的。

他盗版光碟的主题也从流行歌曲和好莱坞大片,逐渐变为了粉红色的国产言情(修仙剧居多)。




勇利听调查组的前辈说,那些碟的片源都是来自于一家超厉害的不知什么企业。

因为涉及到超重要的盗版营销窝点,所以他们的总裁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说要过来和执法大队谈谈。


不太明白现状的城管大队长和他的猪队友们此刻正坐在办公室里等待对方过来。

然后猪队友为了打发时间,开始播放收来的盗版光碟解闷。

接着那家企业的老板就在前辈的簇拥下走进来了。


他走进来的时候,播放器里的男声正在唱着「不如相忘于尘世间今夜无风无月也无眠」。


面容沧桑、头发全白、身形高大的总裁戴着领带,一身正装,人模狗样地站在门口和大队长遥遥相望,和歌词相呼应,隐隐约约地居然透露出了一种「被命运捉弄了」的悲壮意味。


空气一下子变安静了。

无比凄凉。
天地失色。

就是有点面熟。


四、

会谈很快结束了,原因是总裁本人认为「这个盗版数目不是不多啦,可能就是小胡闹一下」所以该事件很快就被放置play了。

然后他给执法大队每人包了一个厚厚的大红包,接着就被大队长拎着领子拖走了。





勇利把他往办公室里一丢,关上了门。

看到大队长此刻的表情如此严肃,俄罗斯人的内心一紧,连忙抱着他蹭啊蹭。

“所以……你卖的那些都是自家公司的?”日本青年迟疑地问道。

“嗯嗯嗯!”他点点头,讨好似地亲亲他的脸,“大队长放心,我们没违法。”

谁和你是一起的啊快换个人称!勇利嫌弃地扒开他,“你不是管事儿的吗,怎么这么吃得空?”

“没事我下班早。”维克托猛摇尾巴。

对方的表情却更冷了,“好玩么?”


维克托嘿嘿笑着,心里一乐,“特好玩!”






捡垃圾的大妈隔着老远的距离都能听到银白头发的傻大个被丢出门时的惨叫声。

FIN

评论(66)

热度(452)

  1. 颜兰亭亚斯伯格症候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