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维勇」噤言

*分手梗(非BE),改了动画设定
*#不写小甜饼就会掉粉系列#





他们在各种各样的地方一起漫步过。


最开始维克托和他的学生还保有固定的安全距离,有兴致的话他会热情地拥抱勇利,时不时的。突破某个时间点后他发现自己和对方之间的空隙变小了——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心理变化引起的感官错觉,还是因为他们已经真的习惯了彼此而相互靠近。不论哪个都很棒,他想。一如胜生勇利本身。


比起冰面上惊人而迅速的成长和获得金牌相关的部分,勇利在琐碎的日常里带给了他的老师更多的惊喜。每场比赛都会促使两人的关系向更深的层次发展,如今他们看起来就像一对普通的、热恋中的情侣。

尽管这个转变使尤里·普利赛提感到异常悲愤(作为受害者他已经自学成才地熟练掌握了十二种不同风格的作呕的表情,并执着于以排列组合的方式把它们表演给腻歪的两个人看),却非常贴合和适用于大奖赛定下的「爱」的主题。


在这些互动里两个人收获颇多——他们被随之涌来的欢愉,痛苦,信任和甜蜜,还有其中掺杂的苦涩和妒忌给淹没了。如今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每天得依靠「起床去厨房找勇利」的动力才能睁开眼睛,还常常因为「手机系统自动把锁屏里睡眼惺忪的勇利换成了节日贺图」这样的小事而生闷气。

勇利看上去比他的男友要从容得多,每天起床后去洗手间绝不会像维克托对他那样恋恋不舍,也没有早安吻作为离别的馈赠。在最近的二十次步行中(统计数据来自尼基福罗夫选手的日记本),十五次是自己先向他伸出的手,三次两人没有牵手(包括这一次),只有两次是日本青年主动和他十指相扣。


这些冷淡的细节末枝并没有打倒维克托,反而使勇利在他眼里显得益发富有魅力。他完全能理解,爱人的可爱之处与那些平庸的普通人套路不同。勇利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在教堂唱诗班的歌声里为自己带上分期付款的金色指环,让维克托的膝盖发酸,竭力克制才不至于当场单膝下跪;他还在万人云集的运动场的呼声中如同处置俘虏一样地拽着领带拉近自己的教练,用唇齿间吐出的呼吸和话语侵蚀他的神智。丝织的绳带紧紧地勒着脖颈,心脏兴奋得「砰砰」直跳,节奏快得让他发慌,外部聒噪喧哗的背景霎时就萎靡褪色了。

那枚戒指自从戴上就再也没被摘下过,俄罗斯人觉得自己活像一个偏执的变态,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想和它分开。他们应该紧贴在一起,直到它嵌进表层和皮下组织,让血管依附在上面,把它划进尺神经和正中神经*1的支配区域——要是换成胜生勇利本人就更好了。



但是现在他正攥着另一件同样重要的信物。勇利得到的金牌硌得手掌生疼,他则专注于把它握得更紧,让指腹纹路间分泌出来的油脂和汗液擦蹭在奖牌表面。

要是尺寸能够再小一点就好了,他想。那样就可以把它整个拢住,再也不用这么吃力。

这枚奖牌在决赛前夜被他本人赋予了及其特殊的意义,似乎也起到了意料之中的成效:勇利在冰上的舞姿和动作折服了全世界的观众和评委,为他们的竞赛之旅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是的,完美的句号。

然后呢。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困扰地注视着自己的恋人。


说好要以结婚作为结局的,为什么勇利要此刻会流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勇利就在他前面一米远的地方不紧不慢地走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沉默。短节目结束后的当天晚上他也是这副模样,用蠢得要死的蓝框眼镜下呆滞又悲哀的目光注视了维克托很长很长时间,颤抖着嘴唇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现在还不是时候,维克托。”他对自己的教练轻轻说道,然后起身走进了洗手间,很久以后才出来。


那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时候。


尼基福罗夫不是傻瓜。他在此前的二十八年里从未谈完一场完整的恋爱,但这并不意味他无法理解情人的心思。依稀能猜测到对方欲言又止想要表达的内容的他已经几天没睡好了。


勇利是他的初恋,而在不久前他们才刚刚订婚——还有比这更惨的事情吗?


他们继续在人流渐少的街道里一前一后地走着。勇利放缓脚步想等他赶上来,维克托见状则固执地停在原地,不肯再往前了。

“就散步到这里吧,勇利。”他用哀求的口吻说道,“我们回酒店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再做,我很累了。”

对方的表情隐没在路灯照明的盲区里,他和维克托一样笃立在原地,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关节和肌肉都大片僵死。

然后他又动了起来——先是后退了几步,接着他取下了自己颈间的围巾(它的情侣款正盘踞在他的教练的脖子上),慢动作一样地把它重新戴好。

维克托想要帮他的忙,不由自主地往前进了一大步,作为回应,他的男友向后移动了更多的距离。

俄罗斯人只好收回伸在半空中的手,仍然在耐心地劝导着,“回去吧,我们先回去吧。”

他的语气听起来是那么悲伤,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你也很累了,是不是,勇利?”

对面青年的眼睛躲藏在镜片后面,凹面树脂反射过来的光线无比刺目,以至于连他脸上平静的表情都被模糊了。



“我们暂且先分手吧。”

他终于讲出了今晚的第一句、也是唯一的一句话。

FIN




*1:无名指的支配神经是尺、正中神经。

*2:真不是BE,以后就被老毛子挽回了(懒得写

评论(76)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