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维勇」骚扰来电

*元宵节喝着桃花朵朵和基友补了大半天的一年生,齁死人了(不论是剧情还是弹幕
*因此呈上情人节贺文第一发,希望太太们能够喜欢QvQQ(滚去码第二篇
*为了最后一句话写的这篇文,小天使们能读出来是什么意思吗…


胜生勇利是一名平淡无奇、随时可以隐没于人群中的普通白领——即使他每年都被评为最优秀员工,负责的方案帮助公司在上一年增加了百分之三十的盈利,还因此升了职。

得到新办公室的他在一整天都不断接到祝贺升迁的来电。大家对这位能力出众又待人谦虚的日本青年印象非常好,其中几位单身女性还在通话的末尾向他发出了晚饭邀约。他借口今晚要回家给宠物狗洗澡,把它们推到以后的日程里。


不过需要他格外留心的是,在这几十成百个通话中,混进了一小半的动机不纯的垃圾来电——他得尽快分辨出来,然后把它们迅速挂掉。



毕竟那个推销员超烦人的。

勇利瞄了一眼被静音、无振动的手机屏幕上已经不知是今天第几十个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来电提示,「啪」的一下把它翻了个面。



在酒吧被搭讪时看着还挺正常的一人啊,怎么给了号码以后就这副德行了。

勇利在办公桌上托着腮帮子思考道。

明明如此英俊,身材也好,为啥脑子会坏成那样?



初次见面时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一位彬彬有礼、举止大方的绅士。他兴趣涉猎广泛,在某些勇利喜爱的领域中颇有建树,因此他们就着低浓度酒精饮料在清吧的角落里度过了愉快又亲密的好几个小时。

回去时维克托体贴地提出要送他回家,后者欣然接受了对方的美意。午夜的时候他们在勇利居住的公寓楼下进行了最后的交流,俄罗斯人还谨慎地向他提出了想去楼上坐一会儿的请求,遗憾的是他第二天还有早班需要尽快休息,所以这个要求被委婉地拒绝了。

高大的斯拉夫人立刻露出了委屈的表情,让他不知怎么安慰才好,只能支支吾吾地告诉维克托他最近的工作很忙,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要再联系了,去清吧是为了释放压力,释放压力后他得以更专注的状态投入到工作中。


这番话像是点醒了对方,他的新朋友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你说得对,勇利”

他在日本男人的脸颊和嘴角轻轻吻了几下(维克托说在俄罗斯那是普通朋友之间表达亲昵的一种常见方式),从口袋里掏出卡片递给他,

“你知道吗,我是一名兼职工作的推销员。”



之后他们彼此交换了名片,和平地分手了。

……才怪。勇利皱着眉又一次接听了那个糟糕的骚扰来电。



“…哪位?”

“勇利!听到你的声音真令人安心。好的那么我们接着来看商品,上个月我们公司引进了一批新的无烟锅——”

电话狠狠地又一次被掐断了。

下一个。

“厨具不感兴趣是吗?没关系这里还有国家银行新推出的人寿保险,理赔金额高达——”

下一个。

“小型旅行用车怎么样?1.6的黄金排量,环保低耗油,现在下单还赠送半年的交强和车损险——”

下一个。

“嘿宝贝,想换一个新的布艺沙发吗?”

下一个。




……

对面办公桌正在拨弄仓鼠的披集抬头看了一眼满脸嫌弃的同伴,放下手中的逗鼠棒好心提醒,

“有种东西叫做黑名单,勇利。”


心烦意乱的胜生勇利恍若没听到他说的,接着朝对方抱怨道,“天哪他真的好烦人。”



然后他接起了下一个来电。

“勇利,我觉得你需要一套新的正装——你原来的领带和外套实在是太难看了,没有人会喜欢和穿着那样一身衣服的人约会的。”维克托的语气听上去很认真。他在工作时一直都很认真。


“这事儿和你没关系。”接电话的人嘟囔道,“别瞎操心。”

维克托沉吟了一下,“也许我再努力一下就有关系了也说不定,我还想再试试——你总得给我多几次机会吧,”

他在听筒那头叹了口气,

“亲爱的,下周日你有空吗?”

FIN

评论(34)

热度(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