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维勇」这不是我的丈夫(上)

*ooc的交换梗,往下还会有奇妙的车
*(总是)身心受创的老毛子
*…我是不是应该对维克托好一点




二十九岁半的尼基福罗夫先生已经不年轻了。

东斯拉夫人中的大部分一旦过了三十岁的分水岭,容颜和发际线就会用它们的退化向身体的主人发出衰老的警报。

幸运的是他本人属于那一小撮例外,由于饮食和运动得当,他全身上下每一个零件的运作都非常好,几乎仍然保持着当年五连冠时的鼎盛状态。

他把健美的身材和永远积极乐观的心态视为必备的基础,认为这样的自己才有资格和传承了日本源远精妙的养生之道的爱人长久相伴。



噢,对了,他们首先得结婚。

他这么想着,单手解掉围裙,把盛着早餐的白色瓷盘从厨房端上餐桌。


两年的恋爱长跑实在是一种漫长的折磨(相处不到一年时他就迫不及待了),如今世锦赛的金牌终于被勇利摘得,亲吻过后他把它收入了自己的奖牌柜,这些闪闪发光的、金色的、圆圆的小东西是他们永远的爱情见证。

与此同时被纳入双双退役的他们的日程里的还有婚礼、登记和蜜月旅行计划——他早就想要带着勇利把整个世界的美景和奇迹都领略一遍了,并且为此私下接了好几笔广告代言和表演滑的单子以作路费——总而言之,他即将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世界第一幸福的男人用湿毛巾擦掉手上残留的橄榄油,推开房门,准备吻醒他大概还在梦乡徘徊的睡美人。


房间里的人已经醒了,在晨光里睡眼惺忪地揉掉眼角的分泌物结块,把周围都扫了一圈,正警戒地看着他。


这不是我的勇利。

维克托几乎是立刻做出了退后的反应——显而易见,面前的胜生勇利并不是属于他的宝贝。

对方穿着和爱人不一样款式的睡衣(但还是好看得使人挪不开眼),气场也和自己羞涩的天使不一样。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看了看对方同样欲言又止的脸,决定先把问题放一放——不论是生活在哪个宇宙里的胜生勇利,都应当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温柔地对待和照顾。

于是他从餐厅把刚做好的早餐和温牛奶送到房间里,那个「勇利」熟练地在卫生间认出了自己的牙刷牙杯和毛巾,洗漱干净后和他一起在床边解决了培根派和煎蛋。

吃完后维克托收走了大部分餐具去厨房日常洗净消毒,「勇利」则继续坐在床沿上喝剩下的半杯牛奶。



现在可以好好把事情捋清楚了。关上碗柜时他想道。

他回到卧室反锁好门(其实他有点担心眼前的这个Yuri也消失不见),发起了两人见面以后的第一个对话,



“你知道我的勇利现在在哪里吗?”


卧室另一端的「勇利」看起来比他冷静得多,

“这很好推测,不是吗——我来到了你们所在的世界,一物换一物的道理,他大概此刻正在我丈夫身边——虽说我也不清楚这次穿越到底是谁搞的鬼。”


讲话的这个「胜生勇利」的年纪外貌、讲话调调都和原来的勇利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看起来更加大胆和从容,举手投足间没有半点犹豫和自卑,是维克托所期待的伴侣的样子。

睡衣的款式也很成熟啊。他想道。虽然并不暴露,却能把对方优美的曲线包衬得更加动人,买下它的人(不知为什么他有一种迷之自信,觉得那个人多半就是自己)一定对勇利的身体非常了解。



Wow。他不禁笑着吹了个口哨。

原先非常喜欢的青涩可爱的勇利,在另一个自己的开发下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吗。


“啊……那什么时候才可以换回来呢?”他带着笑意接着问道。


「勇利」扫了他一眼,耸了耸肩,“不清楚,运气好的话,下一秒复原了也说不定。”

他站起来走向他另一个世界的伴侣,

“现在轮到我提问了维克托——你和我在这个世界结婚几年了?”



俄罗斯人闻言一梗,立刻笑不出来了,少见地微微红了脸,“……我们还没登记过……”


走到一半的「勇利」皱了皱眉,在他面前停下,抱住对方的腰,轻轻地把脸埋进他的肩窝叹了口气,

“算了……没差。”


维克托还在想着怎么回话,冷不丁天旋地转,被「勇利」整个扛了起来,然后丢到了床上。



“直接挑明情况的话,对这个世界的维克托来说,完全理解可能有点困难。”

对方一边面无表情地解释着,一边跨坐到他身上贴近他,

“我所在的那个时空的人类,有比你们的世界更多的性别,分为alpha、beta和omega……比如我是一个omega,我的丈夫是一个alpha。”


“…天哪要从头讲起好麻烦啊,时间也不够了……”


维克托感到心脏正在以从未有过的高频速率疯狂跳动着——胸膛已经困不住它了,脸颊也快要烧起来。

面前完全陌生的「胜生勇利」却平静得似乎只是在问他培根派要不要加酱一样,他俯下身,鼻尖有一下没一下地磨蹭着他的鼻尖,他的嘴唇离自己的只差零点几毫米,吐出的话语好像短尾猫带肉垫的爪子在他心头挠着,



“……你知道发情期是什么吗。”

有甜甜的香气,丝线一样钻进俄罗斯人的鼻腔里。

TBC




评论(36)

热度(484)

  1. cesia亚斯伯格症候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