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维勇」我们老大最近陷入了爱河

*黑帮大佬维克托x散打冠军勇利
*今天的老毛子也在作死
*我迟早会因为OOC被人打死



「维克托视角」



“他发现是你们偷的食物了吗?”

维克托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一边小心翼翼地接过手下递来的保温盒打开,扑鼻的香气迎面而来,热腾腾的牛腩番茄乌冬面的橘红色汤汁在房间暖黄光线里闪着粼粼的波纹。

尽管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他还是皱起了眉头,

“昨天已经和你们说过了吧,直接把他配好的半熟食材给我就可以了,下厨的事情我自己来。”



仍然弯着腰的两个男人涨红了脸,彼此交换了眼神后,其中一个支支吾吾地开口道,

“……他发现了。”



正用筷子挑着面条(为熟练使用这个餐具他练习了很久)往嘴里送的手在半空中凝固了,维克托又咀嚼了几下,咽掉口腔内剩下的牛腩块,眯起眼睛盯着他看,气场陡然变得凌厉起来,

“说。”



原先出声的那个男人吓得发抖,压低了头带着颤音和他解释,

“刚把材料装进保温盒他就回来了……然后问我们到底想干嘛,我就说平时工作待遇太差吃不饱饭正饿着,在超市看到他买的食材很眼馋,又发现那些食材和自己奶奶在小时候做的饭菜材料差不多,就忍不住进来偷吃了。”

另一个人接口道,


“胜生先生居然还相信了——起初还用怀疑的目光看我们,检查发现没少财物后,态度就变得很温和,好像是被「奶奶的菜谱」给打动了。”

第一个人听同伴讲到这里,激动地把他拉到一边,自己抢着往下讲,

“他就把食材重新拿出来,亲自去厨房做成新鲜的乌冬汤面装好,让我们带走,还现做了炸猪排饭给我们吃,还问我们除了吃的缺不缺住的地方,没有地方去的话可以在他家先待两天————维克托先生!他真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人,简直是天使!!”


“没错!能做出这么好吃的料理的勇利先生是神佛一般慈悲和善良的男人啊!”



维克托一筷子打在他头上,“不可以直呼勇利的名字哦,只有我才可以叫。”

他把一只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前面两次去的人呢,也是被发现然后不敢告诉我吗?”


“…是的……”他们小声说道。


坐在椅子上的俄罗斯男人立刻拿出手机联系上了前两天负责去偷食物的人,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挥挥手让身边的人都退下了。


门被小心地带上后,维克托站了起来,焦急地在落地窗边来回踱步,琢磨着——

…可以在勇利家住两天……

…现做的炸猪排盖饭……

…每天都能吃到亲手做的饭菜……




……

听起来真是太美好了啊这一切。他从房间的另一头跑回书桌旁,用筷子捞了一大团乌冬和番茄,满足地嚼着,继续刚才的思考。


鲜美又温柔的口感让他回想起第一次遇见那个日本男孩时的场景——就在那个瞬间他对他一见钟情——



三天前,因为负责接他的车子出了点事情,干脆就坐了公交车打算回家。

这不是一个谨慎的决定,特别是在原先的专用车被装了炸弹之后,身为黑色组织的首领孤身来去非常容易出意外。

不过维克托一直不喜欢贴身跟着保镖,也相信自己有应付突发状况的能力,所以他愉快地跟买菜的大妈和大爷们一起挤上了车。


摇摇晃晃的公共车辆真是拥挤啊哈哈哈哈。


很少有机会坐公交车所以觉得很新奇的外来势力·黑帮大佬在充斥着浑浊空气的车厢里拉着吊环有点兴奋。




“那个……”

在嘈杂的交谈和引擎声中,出现了一个清澈好听的嗓音,它很轻,但还是被维克托的耳朵捕捉到了。

他回头去看声音的主人,发现对方是一个清秀的日本青年,而后者想要与之交流的对象显然不是自己,而是左边那个肚子已经有明显突起的孕妇。


“……打扰一下,您愿意坐我的位置吗?”


被让座的姑娘正在为车内的颠簸烦恼,闻言露出了感激的笑容,点了点头,依着他的搀扶坐下了。

让完座的那个青年在这之后刚好站到他前面,两个人离得非常近,维克托低头就可以闻到他洗发水清爽的香味。


真可爱啊。他想。

你再看看现在这个世道。他又想到。

尊老爱幼热心待人、对自己负责更要对他人负责、心怀大爱而大爱无疆。共同构建和谐社会,又有几个人能像面前的男孩那样真正做到呢?


更何况长得还这么可爱。

他手里拎着什么呢?晚饭的食材吗。

真是贤惠的男孩子啊,长得这么好看,做饭一定也很好吃吧。


暂居的别墅离今天的工作地点挺远,所以路程很长。公车停停走走,维克托便一边漫无目的地思索着一边摇摇晃晃,时不时用自己的胸膛接住因为紧急停车而不小心倾斜身体的对方,心里头是满满的甜蜜感。



这辆公交车简直是幸福的天国。


最后对方在终点站的前一站下车了,维克托恋恋不舍地用目光送走他,在终点站(他早就坐过站了)发消息让另一个司机来接,然后把偷拍的照片传给手下,让他们帮忙找人确定身份。

“绝对不能让他本人知道有人在找他。”他在照片传过去后补了一句,“不可以吓到他。”




青年的身份被确认得异常迅速——他本身就是公众人物,虽然因为作风低调脾气温和不常被认出来,其姓名在本国的知名度却是打不了折扣的。

——近两年的日本国家比赛散打冠军,胜生勇利。


光看天使一样的外表完全不像是会拳脚的嘛。收到资料的维克托捂脸感叹道。

能打是好事。他又满意地点了点头。以后自己也可以少操点心——这么一想,他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持续的脑补画面被「呼噜」的胃肠蠕动声打断了。他委屈地摸摸肚子。饿。

对了,刚才勇利手里拎了食材是想回去做饭吗。等车的黑帮头子在寒风里搓搓手,又往掌心呵了一口气。



“好想吃他做的饭啊……”

……对吧!!

他突然激动起来,情不自禁地为自己刚刚冒出来的想法而喝彩,重新拿出手机,快乐地往里面打着字。




所以。

每天让他们去勇利家偷食物的决定实在是太正确了。喝完最后一口汤,维克托幸福地瘫坐在椅子上。


是时候更进一步了。

他收拾好碗筷,匆匆走进衣橱间,拿出其中看起来最低调沉闷实际上最贵的大衣,哼着轻松的小调用剪刀往上面开破口,顺便扯掉几个扣子,糊上几把墙灰和盆栽里抠出来的进口泥土。

脸上也涂一点比较好。他想。


等到明天下午再出发吧。他又想。马上就可以和心上人同居了,有点小紧张呢。





「勇利视角」



勇利喝着暖暖的大麦茶,靠在沙发上刷SNS,心平气和地看着主页被好友披集的自拍照日常屠版。

这段时间的训练暂时告一段落,之后是身体的调养期,他干脆和教练请了一个月的半天假。

毕竟,最近家里老是有奇怪的人混进来。


财物和贵重的器件都没有丢失,他们的目标好像只是食物——还得是自己亲手做的。加上昨天傍晚鬼鬼祟祟不知怎么进来的两个人,已经有三波了。

每天都给出不一样的、还这么捉急的借口,傻瓜才会相信好吗。


他想要弄明白对方的真正意图——绝不可能是几份随处可见的饭菜。昨天他甚至开口让那两个人留下以便能打听到消息——关于下令让他们过来的幕后黑手的信息——然后当然是被婉拒了。

可是好麻烦啊这个样子。时隔一天他又觉得自己失去了耐性,挠挠头发走进房间里。


等下一批过来,直接打一顿好了。他想。

让我们痛快地把事情弄清楚然后解决掉吧。






……

「咔」

门锁的位置突然响了一下。

然后接连不断地发出被人用铁丝钻弄的声音。


勇利轻轻叹了一口气,最后试了试棒球棍的手感,向客厅旁边的玄关走去。

FIN

评论(51)

热度(816)

  1. 颜兰亭亚斯伯格症候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