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Tape back (倒退步伐) 【二】

二、

*设定同一
*我现在说这是篇虐文还来得及吗
*老毛子没有渣他当年真的只是还年轻和没发现
*觉得他渣的太太请等完结了再打我




他们的申请书很快被通过了,一切都顺利地不可思议。

尤其令维克托惊讶的是,勇利所有的技能指标都非常、非常完美。

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尼基福罗夫大魔法师的各项指标大概就是人类法师可以达到的最高限值(魔法部的那些偷懒的老太太老头子在最新版通用测试中直接将他的数值设置成了满点值),而胜生勇利的实力不但超过了绝大部分的A级,大概还可以和维克托本人对峙一会儿,势均力敌的那种。

明明刚开始一起合租时的勇利只是一个D级的二流法师而已…维克托看着即将在接下来一年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伴侣(他在心里偷偷将搭档换成了这个设定),感到生活中真是充满了惊喜。

第一次见到勇利是在二十岁的舞会上,刚成年的胜生勇利在不喝酒的时候青涩又害羞,这个形象一直在他们的房子里保持了很多年,以至于维克托哪怕是在一个月前提起他的室友时,脑海里浮现的也是那副腼腆的样子。

其他时候的勇利呢…他平躺在沙发上挠了挠头,还是觉得没什么印象。

…不过喝醉酒的勇利很可爱,一起跳舞的时光也很快乐就是啦~维克托愉快地想道。

然后自己似乎是向对方提出了要不要一起合租的邀请,害羞的日本男孩子答应的却意外得干脆。

勇利的猪排饭做的很好吃。第一次体会到这点是住在一起的第一个周末,围着围裙的勇利微微红着脸问他要不要试试来自日本的特色食物,明明中午还有约会的自己本来只打算尝一小口,居然忍不住将一整份猪排饭都吃完了。

最可惜的是那几年过生日时自己都没回家,第二天进门才发现可爱的室友做了异常美味的食物在桌上却冷掉了,好想乘着热气腾腾的时候吃掉它们啊……

可惜后面被自己放鸽子后,勇利说什么也不肯再做了,再后来,两个人见面的机会都少得可怜。

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再次见面时,对方已经蜕变成了这幅样子。

实战测试时的勇利带给他的惊喜尤其多,不论是瞬间成形的蓝色火焰和空气电道,还是敏捷的动作和反应力,都远远超乎了他的预期。


如今的胜生勇利璀璨得让他移不开眼。

而被他缅怀和对比的目标对象此刻正坐在他身边,毫无知觉地摆弄遥控器调着频道。

想到之前几天,不论自己是挂在他身上还是亲吻脸颊,都再也没有看到过对方刚合租时的那种慌张又害羞的表情,维克托心里总有隐隐的不安感弥漫开来。

总体来说,现在的胜生勇利让他爱不释手更甚于初见。

想到这里维克托啪叽一下坐了起来,又啪叽一下扑倒了原本正坐着的勇利,两个人一起倒下去。


“勇利我们去接工作吧~”


遗憾的是这个国度实在是太安详了,距离负责工作分配的老法师颤颤巍巍地打开搜索页面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刷出来任务标题也还都是清一色的绿色,连个黄色的都没有。

这就意味着居民们现在的需求尽是【晚上有加班求D级法师帮忙定时远程收被子】和【孩子拉肚子想要止泻药急在线等】之类毫无意义的内容。



…所以说不可以请个钟点工或者叫只信天翁吗
…A级魔法师们到底白吃了多久的补贴啊(←自己也是)
…上一次认真工作是什么时候来着?


维克托百无聊赖地趴在勇利背上蹭着他的脖子,原本打算保卫这片土地的冲动已经变成了要不要在这片土地上放把火然后自己和伴侣就可以去救人的冲动。

“啊…有了…”老爷子从屏幕后缓慢地探出脑袋,“边境森林那里难得出现了变异种…不过是单人的A级任务,你们要去吗?”


维克托猛地把脑袋从勇利肩窝里拔出来,

“去!”




半个小时后他们已经站在了边境森林最高的树上,脚下的枝丫和空气以下是成吨的大号甲虫尸体,勇利只用了一道大范围闪电就解决了全部的问题,蓝色的火花仍然时不时在被烧焦的躯壳间发出滋滋的声响。

要是把刚才帅气的一瞬拍下来就好啦。

维克托不无遗憾地想着,准备好一脸无辜的神情,再拉一拉伴侣的上衣下摆,只待勇利回头目光相对,就能自然而然地顺势撒娇了。


“勇利我今天想吃泰国菜~”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一直自认为是个幸运的男人,其中最显而突出的证明便是,胜生勇利从来不曾拒绝过他。



TBC






评论(14)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