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维勇」名侦探胜生勇利

*假装是贺文的段子
*情人节快乐呀~



“你看,遗体边留有盛着一半披萨的包装盒,显然,死者生前已经自甘堕落,沉迷于垃圾食品——死因非常可能就是由高血脂引发的心脏血管栓塞。”

名侦探胜生勇利扶扶帽子,推了推反光的镜架,理智地推测道,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于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三日,死于自己低劣的饮食品味。可以结案了。”




“绝对不可能!你们日本侦探都是凭着随便某个信息就去断定整个事件的吗!”来自俄罗斯的侦探愤怒地抗议道,

“太草率了!你看,他的手机上留有前几日的外卖内容,除了定时出现的炸猪排盖饭,大部分都是低盐低脂富含纤维的食物,这明明是一位有意识在维持自己强健又持久的体魄、同时对炸猪排盖饭有着深深爱意的绅士!”




“……所以「最后一餐」中的披萨,是作为对谁的报复才点的吗?”胜生侦探皱起眉头问道。




“不……我想…大概不是的……”对方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吞吞吐吐。



“好的。那我们接着往下推断死因吧。”

日本青年喝了口茶,用手杖敲了敲死者脚边的木质地板,

“作为地板蜡,这太滑了,上过后的表面足够某人赤着脚进行任意四周跳然后摔倒——所以非常可能是摔跤致死。”




俄罗斯侦探不满地放下茶杯,站起来脱了鞋,在茶几前的地面上流畅地单脚旋转了三周半,再重新坐了回去,

“看到了吗?但凡有点平衡性的人都不会出现这样的意外,你提出的设想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那煤气呢?我们去检查一下煤气——”

胜生勇利抓抓头皮,试图起身,

“披萨送过来的时候,离下单已经过了五十分钟,死者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否有可能先去厨房进行了加热,然后……”



“煤气系统是完好的。”对方按住他的肩膀,

“这所房子内的一切电气设施的运转情况都良好。”



胜生勇利沮丧地低了头,在脑内接着飞速过滤各种可能性。

突然,他的黑眼睛里冒出了光亮,他情不自禁地抓住对方的胳膊,快速说道,“情杀!”


他语速极快地陈述着,

“身为前运动员以及现任俄罗斯某品牌代言大使,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拥有数不尽的迷妹和迷弟,他们对他的觊觎之心非但没有随着偶像的老去而变淡,反而益发加深。”

他往茶杯里添了半杯水,也给对方添了半杯,舔舔嘴唇接着说道,

“正巧他的现任伴侣胜生勇利,因为一些事情在外出差两周,这给他们留下了可乘之机,然后……”



“不会的。”对面的俄罗斯人突然说道。



“……诶?”日本青年眨眨眼睛。



“他们是没有机会走进这间房子的大门的——最外围的铁门都不可以。”

银发的斯拉夫人沉着脸解释道,

“而且在死去之前,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本人还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痛苦的两周时光——他珍爱的、比生命还要重要的爱人,像只过冬的候鸟似的,快活地离开了他,飞走了……”



“那是因为……”

胜生勇利想要辩解,却被对方用单根手指抵住了嘴唇。



“没有问候、没有亲吻,习惯了所谓「老夫老妻」模式的胜生勇利对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定期献上的真诚问候,仅仅是给予了不置可否的回复,而这对于后者来说,是毁灭性的。”

俄罗斯人一边陈述,一边走到「尸体」边,踢了踢它棉质的躯干,语气和冰雪一样冷淡,



“想要知道真正的死因吗?胜生勇利。”



“想的吧…我猜…想吧……”对方有点心虚地回答道。



于是俄罗斯人绷住嘴唇,喉咙眼里发出了轻轻的、听起来像是“哼”的一声响声,

“那我就来仁慈地告诉你: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三日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死于寂寞。



——认罪吧!!!”

FIN







评论(33)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