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维勇」公墓蹦迪





*只是个脑洞,没有对死者不敬的意思(鞠躬)
*给 @七凉 的回礼,请不要嫌弃T∇T








这肯定是梦。尤里·普利赛提心想。

如果现实中真的有骷髅在公墓里蹦迪,被吓死的拜访者的骨灰还得再占一整个墓区。


可是此刻身处的环境实在是太逼真了:不知用了多少年的老旧唱片机,莫名其妙的、交错闪着蓝紫色光芒的投影灯,身边上下浮动的鬼火,以及打在他脸上的、墓区夜里特有的瑟瑟冷风……这一切都在动摇着他的想法和判断。


他屏住呼吸,悄悄向那块光芒四射的‘舞池’走去。



起舞的两位骷髅完全没有发现人类的靠近,一副专注于音乐和节奏,就算有人去扒坟墓也打扰不了他们的样子。

空空的眼眶四目相对,只剩牙床和牙齿的嘴巴上下阖动着,指骨相扣在一起,其中一位在另一位的牵引下拉开距离旋转了三百六十度,然后重新回到对方怀里。


尤里睁大了眼睛,呆呆地躲在石碑后面,手指紧张地抠划着光滑的大理石,只露出小半张脸偷看他们。






动次打次动次打次。


有点帅啊这个调调。他心想。黑暗、低调的哥特风格,要是能加副墨镜还会更酷炫的。


俄罗斯男孩无声地跟着电音节拍开始晃动身体。


不远处的两具骷髅边移动边调整成面对面的姿势,交替着用手掌拂过对方脸颊,一边走位一边旋转。


俄罗斯老虎细细品味舞曲,在心里打着节奏。



等等。



惊讶的表情突然出现在他脸上,尤里感觉自己像被打了一拳似的。

——这段熟悉的舞蹈,以及隐藏在电音节奏里优美的嗓音与旋律……



这不就是《伴我身边不要离开》吗!


因为被加速处理节奏改变而显得不三不四的男声混着电音,富有格调的原作硬生生地被掰成四不像的舞曲,即使是热爱DJ电音的尤里·普利赛提,也知道这是在乱搞。



高个子骷髅拉住伴侣的手掌(两人的掌心都牢牢地嵌着一枚金色的小东西),右手托住对方的腰部,把他温柔地举起又放下。


天哪不止是曲调,动作也是,和上次的花滑双人表演非常相似。


但他只能说相似,而不能说它们相同,一是因为他现在的脑子乱糟糟的,甚至想不起来当时表演者的名字;二是它在节奏加快的同时,动作也明显有了改动,导致音乐的气氛截然不同——不仅少了原作的忧郁,还微妙地变得有点恶心。


比如现在这两具骷髅正在进行的接吻。电音大师尤里·普利赛提沉默地腹诽道。


死了多少年早就没嘴唇了,把门牙凑在一起摩擦有意思吗。

还有原版动作里哪来真吻啊说好的借位呢。



那个举高高也是。他恨铁不成钢地站起来,指着对方的托举姿势,无奈地摇了摇头。

设定里的托举动作只有两处!就两处!

高个子骷髅你举着他转过多少次多少圈了你自己说。

这么宝贝他,玩命转就不怕把他弄晕了啊。

……哦对,他没小脑。




还有还有……尤里还想接着说下去,可是音乐声突然消失了,灯光也暗了下去,周围阴风刮起,成了普通墓地该有的样子。

对面两个骷髅也已经停止了动作,正在盯着他看。

空荡荡的眼眶对着他,里面明明什么都没有,却把他吓得冷汗直流。



高个子骷髅看起来很生气也很委屈,颤抖着在原地蹲了下来,用两只手掌捂住了脸。比较矮的那个拍拍他的背,帮他顺了顺根本就没有的气。


尤里恐惧地一步步后退,高个子的声音伴随着鬼魅的怨念,幽幽从身后传来,把他吓得一趔趄。


“人类,你可知道,你在错误的时间闯入了错误的地方……”

那个声音越讲越发颤,在句尾狠狠吸了一下鼻涕,似乎是在抽泣。




“……这是我和勇利的第四百一十二个结婚纪念日啊!!!”



极速放大的鬼脸和凄厉的惨叫声迎面而来,把已经呆愣了的尤里·普利赛提吓得浑身一抽搐。



他惊叫一声,从被子里坐了起来。

房间里很安静,夜风从半开的窗户吹进来,温柔地拂过他的脸颊。窗帘飘动的影子投射在地板上,说不出的安详。

“都TM啥玩意儿。”

FIN

评论(56)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