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维勇」床上谈话




*我我我真的有在试图·开始·赶稿……

*(关掉WPS打开便签本)还是先写个段子爽一下XD

*OOC到瞎眼
*赶紧补充一下,设定是有腿毛




如此想来,的确是非常怪异了。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一边这么思考道,一边穿着胜生勇利的西瓜花纹平底四角裤,像被翻了面的、濒死的鲫鱼那样肚子朝下,在丝绸床单里缓慢地滑蹬着双腿。

经过冷气降温的丝绸的冰凉触感掠过下半身裸露部分的皮肤表面,覆盖过毛孔、死皮、不算稀疏的腿毛、脚踝骨和脚趾关节,爽得俄罗斯人长长舒了口气。


头部受到的待遇是最好的——它正枕在勇利形状优美、富有韧性的膝盖上方,日本青年的手搭在他的脸颊旁,有一下没一下地拢过他的刘海和耳廓。

意识到这点时维克托的思维因为太过满足和幸福而停滞了几秒,不过很快又回到正轨,重新陷入淡淡的忧郁。


同居的爱人逐渐变得不一样了。他这样想道。


不论是脾气还是作风都有微妙的偏离,确认关系后的勇利对外人的态度还是和从前一样好,在家里对待伴侣却愈发狠心。



刚认识时的胜生勇利多可爱啊。

那个时候的日本青年喜欢偷偷瞧他,眼睛里有饱含憧憬和向往的星星闪烁。每个亲吻都像是头一次亲吻,每个拥抱都像是头一次拥抱,对方的反应可爱到连心脏都可以融化。


那个时候的勇利不会因为维克托修不好洗碗机而用嫌弃的眼神看他;也不会在大扫除时把维克托、扫帚、拖把和抹布一起丢进车库然后锁上门,要求他在三个小时以内打扫干净;更不会因为洗衣服没做好分类导致染色这样的小事而把他盖饭上的炸猪排全都换成绿色蔬菜。




……多可爱啊。


所以同居以后的男朋友都会变凶吗。

维克托难过地叹了口气。


这个烦恼是所有的伴侣们都会有的,还是只有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才有的呢?

真正的爱情都是这样的吗?

时年28岁,对Love和Life仍然了解甚少的俄罗斯人迷惑地嘟囔着。


“你在做什么?”

勇利终于放下书本,把目光移向面容忧郁的男友,

“为什么要这么摆腿?知道吗维恰你现在看起来像只快死掉的螃蟹——或是皮皮虾——就是那种快死掉的海鲜……随便啦…”



“是美人鱼啊勇利……”

尼基福罗夫把脑袋往他怀里使劲蹭了蹭,两条大腿并在一起,弯曲着膝关节,又摆了几次小腿,试图把动作做的优美一些,

“这样有没有更逼真一点?”




“没有美人鱼会在空调房的床单里弹跳的——你为什么不干脆做成蛙泳的姿势?”

勇利拍拍他的头准备起身,维克托死死抱住他的腰,任凭怎么戳发旋都不放手。


“蛙泳没问题啊可是我身上还有诅咒勇利公主你会吻我吗?”

“不会。”胜生勇利平静地回答道。



他的男朋友正像个智障儿童一样挂在他身上假装自己是美人鱼,尽管这个俄罗斯人有八块腹肌,身高一百八十公分,“尾巴”上还有不计其数的、长度超过一点五公分的腿毛。


曾经热爱galgame美少女的岛国青年胜生勇利想到这里,表情又冷漠了一点。


然后他伸出手,拔掉了对方小腿上最粗最醒目的那根腿毛。

俄罗斯人当即惨叫出声。


所有的水生生物模仿活动都被终止,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飞快地调整了行为模式,用富有震慑力的棕熊式攻击扑倒了罪恶的拔毛凶手。


棕熊先生毫不留情地镇压了对方的拔毛行为以及任何反抗动作,用正义的空调被把邪恶的敌人和自己包裹在一起滚作一团,并对对方裸露的肉体部分进行了惩戒式的撕咬攻击。



“知道真兽亚纲食肉目动物的可怕之处了吧,人类。”

银色毛发的棕熊先生严肃地告诫道,

“……不要再随便拔我的腿毛啦。”




“好的好的。”

胜生勇利在空调被里一动都动不了,用尚还自由的手背掩着嘴,吃吃地笑着,

“我会的。”

FIN

评论(68)

热度(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