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维勇」尼基福罗夫之夜



*猫咪的相关描述来自百度

*好久不见,考试月结束了  耶!





“尼…尼基福罗夫先生……”

胜生勇利目瞪口呆地望着客厅里像3D投影似的、缓缓由透明渐变至实体的银发男人。



尼基福罗夫穿着风格奇特的长袍,脸上带着慈爱的笑意。白色的光束从他后囟上方的某个点照射过来,参杂着在空中浮游不定的银色星星,刚好把整个身体笼罩进光圈里。


从看不见的地方还传来了「阿利路亚」的少年团大合唱声,歌词最后延长的尾音拖了很久很久,直到尼基福罗夫先生扬起的手臂挥舞了一下,在手掌握成拳的同时戛然而止。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被世人尊称为尼基福罗夫先生),猫咪之神。



他相貌英俊又仪表堂堂,是位来历不明、法术高超的神明,每次都会被数不清的猫咪们包围着现身。


在世人流传的版本里,他出现的夜晚被称为「尼基福罗夫之夜」,热爱猫科动物的、幸运的房屋主人将有幸欣赏和抚摸到最可爱的猫咪(每一只都是无价的),留下一生难忘的亲密接触的美好回忆——如果足够有诚意,甚至可以得到其中的某只。




那样的话,接下来的十几年简直是活在幸福的天国了。胜生勇利望着对方身边围绕着的猫咪们想道。



“直接叫我维克托吧,勇利。”

神明大人撤掉光环,盘腿在客厅的木质地板上坐下,然后拍了拍身边的地面,示意日本青年一同坐下。



周围的猫咪纷纷聚拢过来,爬上两人的小腿和膝盖,争先恐后地钻进勇利的臂弯里,把重量交付给他。小只的短毛奶猫趴伏在他俩的肩膀上,舔舐着勇利的耳廓和耳后皮肤,尾巴环住他的脖子,轻轻摩挲着。


柔软的「喵呜」声此起彼伏地响起,像水面上的波纹似地,一圈一圈荡漾开来。




胜生勇利的灵魂在腐朽的肉体里冲撞和尖叫着,几乎脱离了这具身体,幸福得快要化掉。


但是只有通过腐朽的肉体,才能触碰神圣的猫咪,所以他迅速把从口中飘出的灵魂重新塞了回去,在被咪呜声包围的天国里继续和猫咪之神对话。




“嗯…维克托……”他挠挠头发,小心地保持着肩部的平衡以减少奶猫掉下去的风险,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总之感谢您今晚的出现。”



“哎呀,小事小事。”

维克托摆摆手,朝他打了个winking,他的虹膜好看得像蓝宝石,有闪光的星星从眼角溢出,

“——我们开始吧,先按顺序给你介绍它们。”



他抬起左手,弹了个响指,所有猫咪应声散开,围成大圈。





面容精致的布偶猫踩着少女的步伐,第一个从圆弧里走进来。它头呈V形,眼大而圆,被毛丰厚,四肢粗大,尾长而身体柔软,狡黠的目光透过尖细的瞳孔,注视着胜生勇利。


然后它凑上去,舔了舔青年的嘴唇,歪着脑袋摩挲了几下他的脸庞,径直在勇利怀里坐定了。


维克托刷地走过来,把已经幸福地抱在一起了的青年和猫咪扯开,

“不不不米拉,你是第一个,后面还有很多只。不论提供和接受饲养,都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勇利还得好好挑选和认识你们才能下决定。”



布偶猫只好依依不舍地回到队伍里,一脚把身旁的西伯利亚猫踹了出去。

被踢出队伍的西伯利亚猫好脾气地扭了扭,配合地在勇利面前停留了一会,并不接触就回去了。


维克托温和地笑了笑,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呀……雷奥看起来不是很中意你。”



纯白的山东狮子猫欢快地迎接着回来的西伯利亚猫,相互舔舐和亲吻结束以后它轻快地跑向了勇利,温柔地叫着,蹭了蹭他的脖子,接着也跑回了圈子。



“光虹的意思是,它喜欢你,可是他舍不得雷奥,所以就不留下来啦。”

维克托揉了揉勇利的头发,用「真没办法呀」的遗憾语气同他解释道。




健康伶俐、四肢修长的暹罗猫快活地飞奔而来,扑进勇利的怀里,青年被他打闹的动作逗得咯咯直笑。


“我觉得和它在一起会玩得很愉快。”勇利抱着它对尼基福罗夫说,

“它可以留下来和我一起生活吗?”




“这也太草率啦,勇利才看了这么几只就要做出决定了吗?”

维克托不满地抗议道,一边把猫咪赶回队伍里,

“……披集你先回去。”




被维克托亲昵地称为「尤拉」的挪威森林猫高傲地踱步靠近了勇利。它耳尖浑圆,大杏眼,高鼻梁,额头平坦,看起来满脸嫌弃,不情不愿似地,不过还是蹲进了对方怀里。

真不愧是在北欧神话中被称作“像妖精的猫”的高级品种。勇利惊叹着抱住它,小心地替它挠抓耳后的皮肤,森林猫舒服得眯起眼睛,发出了轻轻的呼噜声。




全身漆黑的孟买猫也凑了上来,趴在勇利的膝盖上专注地亲吻着森林猫,不过它看上去对人类并不感兴趣。



维克托一手一只地把它们拎起来丢回去,

“尤拉很喜欢你——天哪怎么会这样!我一直把他当亲弟弟来着……然后奥塔别克说,如果你要带走尤拉,那么它愿意一同被你饲养。”


“……可以养两只?”勇利略带惊讶地问道。


“当然不可以——所以我把它们丢回去了。”

维克托无可奈何地回答道,

“尤里——这是它的本名——一直以为奥塔别克是黑豹,它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好……”

“算啦,勇利,别再看了,我直接给你一只吧。”




“诶,真的可以吗!”

勇利兴奋得脸红红的,眼神忍不住向暹罗猫那里瞟去,

“是什么样子的猫呢?”



维克托别开头,委屈巴巴地鼓着嘴,又打了个响指,彩色的烟雾瞬间弥漫在客厅里。



雾气散去后,胜生勇利发现所有的猫咪和尼基福罗夫先生本人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只蓝眼睛的、四肢修长的白猫挂在他身上,死死抱着他的手臂。


这是啥猫来着……勇利努力地辨认着它的种类。



空气里传来了尼基福罗夫略带自豪的声音,

“就是这只,要温柔地对待它哦♡——勇利喜欢吗?”


“当然不会讨厌它……”

勇利费劲地扒开手臂上的猫爪子,竭力想把它放回地面上,白猫抗争着被丢了下去,一秒后又立刻弹起来,抱住了他的小腿,这次不论勇利怎么使劲都拿不下来了,

“可我刚开始想要的是那只暹罗猫啊。”



“那我问你,是勇利懂什么猫咪适合自己呢,还是身为猫咪之神的我比较懂呢?”

维克托讲话的语调变严厉了,还有些喘,听起来怪怪的。



“应该是维克托吧。”勇利回答道,

“好吧,关于暹罗猫的问题我很抱歉……我相信维克托的判断才是对的。”



“那不就没问题了吗。”维克托轻轻哼了一声,

“我送给你的,可是世界上最好的猫咪。”

FIN

评论(74)

热度(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