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维勇」女装酒鬼


*群里国王游戏留下来的作业【老维带着假发穿着女装调戏勇利,三百字】

*假装自己更新了





“这是什么?”

胜生勇利迟疑地朝卧室床上的男人问道。


刚过去的半小时里他进行了一次富有清洁效果的淋浴,带着沐浴露香气的、蒸汽凝成的水珠正细细密密地挂在他的额角和发梢。



回家前在聚会上喝得半醉、当下仍未酒醒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顶着效果微妙的银色长毛,穿着加大码的短袖和裙子,对他的问句报以傻笑、张开的双臂,以及星星般的、期待的目光,

“衣服吗,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们一般管它叫水手服。”



胜生勇利按掉俄罗斯人伸过来的手臂,疑惑似地俯下身,戳了戳他的胸肌,

“我知道它是水手服……可你为什么要穿它?”




维克托看起来有点失望,不过他的热情和决心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甚至还挪了挪腿脚,摆了个按道理讲应当更加撩人的姿势,

“……勇利见到这样的我,难道一点也没有——动情的感觉吗?”




“没有。”胜生勇利拖起他的胳膊,把对方架到自己肩膀上,

“你喝醉了,也不肯吃醒酒药,我现在去给你洗个澡……还有这身衣服你到底是从哪弄来的?”




“我不洗澡。”

前花滑皇帝挣扎着摆脱了他的控制,竭力抚平了服装的褶皱,固执地一屁股坐回床上,

“——我也是要捍卫属于自己的爱情的!”

他的语气很坚定,词句也很流畅,除了偶尔冒出的酒嗝,完全没有正常撒酒疯的人该有的样子,

“因为勇利对我越来越冷淡啦,你看,早安吻、晨间吻、出门时告别的亲吻和拥抱、午间吻、下午茶时的拥抱还有晚餐,嗝,吻和,”



他掰着手指,边数边讲,

“…不讲了,反正没有了,统统都没有了,什么都不剩了。”



“我在感冒啊。”勇利苦笑着回答道,“等我彻底痊愈以后再……”



“我前两天在床底下的抽屉里发现了这个。”

维克托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身体躺平,滚了两圈移至床沿,伸手从下边掏出了被透明塑料袋保护得很好的褪色海报——十六岁的少年尼基福罗夫像只可爱的长发精灵似的,在镜头里滑行,好看得闪闪发亮。


“还有这个。”

他又从另外的抽屉抽出一摞光盘,丢到了被子上,光盘表面成群的水手服美少女围绕着主人公,千姿百态地、羞涩地微笑着。


“……我知道你在偷偷玩它,我也玩了——还通关了,这个是题外话——所以比起我本人,勇利果然还是更加喜欢小时候的我和穿着短裙的女孩子吗?”


他认真地朝日本青年质问道,

“……是这样的对吧。”




勇利皱着眉头,对他摇了摇头,俄罗斯人身上的酒味凑近了闻非常重,他大概是高估了丈夫的酒量了。


“……勇利最喜欢我了,按照相互反作用力的理论讲,应当是这样的,”

维克托把海报和光盘放回了抽屉,阖上后拍拍手掌,挪着大腿根把重心移到了离勇利更近的地方,现在他们几乎是无缝隙地贴在一起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就把你最喜欢的水手服和以前的我都送给你——这样总行了吧,”

他晃晃脑袋上飘逸的假发,有点得意地对勇利说道。

然后过几秒又忐忑地问道,


“现在勇利是不是最喜欢我了?”






胜生勇利被他的自说自话弄得又气又想笑,嘴唇动了动还是没出声。他又想了想,就像抱毛绒大棕熊那样子抱住了俄罗斯人。

半饷后,回答的声音闷闷地从酒鬼怀里传出来,


“是的,我最爱你。”


FIN

评论(35)

热度(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