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斯伯格症候群

谢谢你看到这里❤



之前立的flag……浙江卷的“三本书”——有字之书,无字之书,心灵之书。

其实可以写个长长的冒险故事之类的。
可是我懒得写啊(…)

……段子大法好。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抱着膝盖蜷缩在客厅的地毯上面,棕熊造型的毛绒睡衣像一个巨大的套子把他整个包裹在里边。

他安静地、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直到轮到做饭的胜生勇利解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你在地毯上做什么?”他问道,“快去洗手准备吃饭。”


维克托亲亲热热地扑上来搂住了他,“我在想很重要的事情……”

他一边把手伸到后面,帮对方解着围裙系绳的死结(那是做饭之前的某次闹腾的产物)一边念叨道,

“……总觉得勇利最近越来越像妈妈啦。”



“这话是在夸我吗……?”勇利知道话里指的是宽子,极其自然地抱住了维克托的肩膀,好方便对方抽出绳子,然后退后一步从围裙里解放出来。



“当然啦。”维克托郑重地点了点头。

“带有「勇利」的所有语句都是褒义的呀。”

俄罗斯人解释道,“不论是坐在沙发里啜着草莓棒和樱桃布丁的勇利,还是催促家人快点去洗手的勇利,都非常可爱……”


他的未婚夫意识到他们现在大概是在调情,配合似地微微红了红脸,

“……最好看的明明是维克托…”









亚裔青年的俄语已经讲得很顺畅了,尼基福罗夫温和地看着他,内心像是挤满了抹茶奶油的西树泡芙一般满足和踏实。

半年前刚到圣彼得堡的时候对方还什么都不懂,这片土地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互联网能给他最快更新的实事资讯,却不能让他提前感受到在异国他乡英语不通难以交流的痛苦和孤单,以及和长谷津截然不同的气候的洗礼。


他的小太阳一天挤出四十八个小时来练习新的语言和花滑技术,为了安抚自己坚持每天十一点按时上床,单词卡片被塞在枕头下面,每天都会被换成新的。勇利一直以为他没发现过它们。


蜕变后的胜生勇利少有负面情绪出现,身为当地土著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为爱人的迁入预先做了细致的准备工作,到头来却连纠正对方的水土不服的机会都没得到过。


他们就像已经结婚多年的伴侣似的,共同生活直到现在。


胜生勇利是那样美好。维克托都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更好地去爱他了。他只能抱抱他,再抱抱他。




“你知道吗,勇利。”某次拥抱时,已然黏在男孩身上的俄罗斯人在对方耳畔说道,

“在勇利出现之前,我的人生之书就已经有了自己的内容和轨迹了。”

“它本来清清楚楚、工工整整地写着已经编织好的、我的未来——那里铺满了鲜花和荣耀,却冷清和乏味得毫无趣致。”


“而胜生勇利就像仙女一般从天而降,用奇妙的魔法将原本满是墨渍的书页褪色漂白,它的下文里便再没有那些枯燥乏味的字迹,只剩下无数个让人期待的、美好的可能性。”








“然后你亲吻了我,它就开出了花。”

FIN

评论(37)

热度(293)